首页 > 资讯

信用债动态监控

资讯 小艾 · 零壹财经 2019-08-13

关键词:信用监控动态

2019年8月4日,我国债券市场总存量为92.01万亿元,比年初增加6.27万亿,增长7.31%。
导语:债券市场是我国金融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信用债、国债、政策性银行债、地方政府债及同业存单等共同构成。截至2019年8月4日,我国债券市场总存量为92.01万亿元,比年初增加6.27万亿,增长7.31%。其中,信用债30.84万亿,比年初增加2.32万亿元,增长8.13%,比债券市场快0.82个百分点。在我国经济由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增长转变的过程中,信用债仍维持了较高增长。那么,信用债持续较高增长的背后,是否高质量增长呢?为此,笔者将从信用债实质违约、评级下调和评级上调三个方面进行定期持续跟踪,试图一探究竟。接下来,笔者以2019年7月29日—2019年8月4日为观察期,并追溯到年初,分析情况如下。

一、实质违约:观察期内发生2起,年初以来制造业违约最高、北京山东最多

观察期内,“18洛娃科技MTN001”、“18中信国安MTN002”两只债券发生实质违约(表1)。wind显示,洛娃科技由于信息披露不完整,多项债券发生违约,进入破产重整,未能如期兑付利息;中信国安违约原因为流动资金紧张,未能如期实现兑付利息。
表1   2019年7月29日—2019年8月4日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历史上,这两家公司均发行了不少债券。其中,洛娃科技实业集团自2014年以来共发行14只债券,截至2019年8月4日,未到期4只债券中4只实质性违约。中信国安集团自2004年以来共发行19只债券,未到期的8只债券中3只实质性违约,涉及违约金额54亿元。

这两家公司都属于未上市企业,洛娃科技来自制造业,中信国安来自综合类行业。从地域看,洛娃科技和中信国安都来自北京市。

纵观2019年以来实质违约的发行主体,共涉及48家企业,较2018新增24家违约主体,其行业和地域分布情况如下。

(一)年初以来,制造业违约更高,租赁和服务业较少

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违约债券余910.66亿元,涉及债券120只,涉及企业48家,其中上市企业10家。

从分行业看,制造业违约债券余额最高,共383.54亿元,占全部违约债券余额的42.68%,涉及违约企业26家,17家企业未上市,9家企业上市,违约债券共61只。同期,排名第二的为综合类企业,违约债券余额169.43亿元,占2019年以来全部违约余额的18.61%,涉及违约企业6家,均为非上市企业(表2,图1)。观察期内2起实质违约也分别来自于这两个行业。
表2   2019.1.1—2019.8.4违约债券行业情况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图1   2019.1.1—2019.8.4违约债券行业分布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二)年初以来,山东和北京违约数多、河北和吉林等最少
 
从地域看,北京、山东违约债券数量最多。其中,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山东违约债券20只,列第一,涉及企业4家,均为非上市企业;同期,北京违约债券16只,列第二,涉及企业7家,其中上市企业2家(表3)。

从违约债券只数比例看,黑龙江、辽宁省的违约债券比例最高,其中黑龙江省为23.08%,其次辽宁省,为13.56%。占比最低为云南省,占比仅0.74%。

从违约原因看,wind显示,2019年债券违约的原因大多数都是由于流动资金紧张,未能筹措资金兑换本息。除此之外,其他原因包括控股股权纠纷,以至于融资渠道受限;亦或是管理层不善引发的媒体关注,致使正常经营难以进行;也有部分企业是由于前期投入大,还未收到相关收益;甚至有部分企业已经进入破产重整的地步了。其中山东胜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发生13只债券违约,已向法院申请重整;国购投资有限公司由于帐号被查封,发生10只债券违约。
表3  2019.1.1—2019.8.4违约债券地域分布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表4  2019.1.1—2019.8.4各地域违约债券比例排序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二、评级下调:观察期内农商行居首位,年初以来制造业最高、广东和江苏最多

观察期内,评级调低的债券27只,涉及发行企业16家。其中,农商行的评级降低债券数居于首位,共有11只债券,占全部评级调低债券数的40.74%,涉及8家银行,这些农商行规模均不大。wind披露,8家银行经营中忽视流动性资金带来的风险,由此导致债券评级下调。此外,评级调低的11只银行债中9只属于商业银行次级债,这与本身债券的性质是分不开的。

除银行外,评价调低的债券以制造业居多,共有4家企业,涉及债券10只。其余债券零星分布在批发和零售业、综合类、采矿业以及农林牧渔业。
表5  2019.7.29—2019.8.4评级下调债券情况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一)年初以来,制造业债券评级降低最多,采矿业变动最小

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制造业、金融业和综合类行业的评级调低债券数位列前三。其中,金融业评级下调16只,占比7.84%;制造业评级下调82只,占比40.20%;综合类行业评级下调16只,占比7.84%。而采矿业最少,评级下调1只,占比0.49(表6)。

截至2019年8月4日,金融业暂未出现实质违约,但是金融业隐含评级降低(隐含评级降低即中债估值中心从市场价格信号和发行主体披露信息等因素中提炼出的动态反映市场投资者对债券的信用评价降低)债券数最多,由此证明市场投资者对金融业债券的积极性不高。

制造业的评级调低债券数多,这与制造业的违约债券多的事实相契合。一方面是因为制造业的信用债券发行基数大;另一方面是由于我国制造业企业过度依赖流动负债融资、营运资金周转率低,并且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制造业企业前期投入成本大,而收益未能快速见效,以至于未能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兑付债券本息(刘晓玲等,2016)。

结合综合类企业的违约债券数,这样的大的评级调低债券数也是符合的。由此可见,债券违约高的行业可以反映在评级调低债券数上。
表6  2019.1.1—2019.8.4评级下调债券行业分布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注:评级预警包括评级调低、隐含评级调低、列入评级观察三种情况。

采矿业的债券评级降低最少,共有11只债券受到评级预警,其中1只债券发生违约。2019年以来,采矿业共发行228只债券,发行金额达3862.1亿元,在所有行业中处于中等水平。


(二)年初以来,江苏和广东位于前列,远超江西、陕西等省份

从地域看,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江苏省债券评级受关注项数最多,共有246只债券被纳入评级预警,其中调低评级债项58只,隐含评级下调136只,评级观察52只。广东省共有181只债券受到评级预警,评级调低、隐含评级调低、评级观察的债券数分别为49、63、69。这两个省份发行债券数排名也是靠前,分别在2019年以来发行债券数984、926。而江西、西藏等地评级下调的债券数为0(图2)。
图2  2019.1.1—2019.8.4评级下调债券地域分布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三、评级上调:观察期内银行最多,年初以来非资产支持债券建筑业最多、江苏和广东最多

   观察期内,共有51只债券评级调高。其中15只债券为资产支持票据或资产支持证券,另外36只债券为一般中期票据、一般企业债或商业银行债券,涉及17家企业,金融业和建筑业的债券居多,占全部债券的63.9%。建筑业中有12只债券,5家企业,其中湘江投资集团旗下6只债券评级上升;11只金融业债券中,全部为银行业,7只农商行债券,4只城商行,值得注意的是,观察期内共有4只商业银行次级债评级调高,但制造业评级调高债券仅1只(表7)。
表7  2019.7.29—2019.8.4评级上调债券情况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15只资产支持债券共涉及10家企业。其中,平安国际融资租赁发起的4只债券评级调高,委托江苏国际信托为发行机构;建设银行发起的3只债券评级升高。15只债券中,资产支持票据5只,10只资产支持证券。从基础资产类型来看,租赁债权和企业贷款占据多数。
表8  2019.7.29—2019.8.4ABN/ABS评级上调债券分布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一)从行业来看:年初以来,非资产支持债券中建筑业居多

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发行653只债券,其中425只为资产支持票据,涉及企业184家,其中上市企业29家。

从分行业看,建筑业评级调高非资产支持债券数最多,共119只,占全部评级调高非资产支持债券的28.00%,涉及企业49家,48家企业未上市,1家企业上市。同期,排名第二的为房地产企业,评级调高债券62只,占2019年以来全部评级调高非资产支持债券的14.59%,涉及企业16家,4家企业上市。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2019年以来评级调高非资产支持债券数最少,仅1只债券,占全部非资产支持债券0.24%,涉及上市企业1家(表9)。
表9  2019.1.1—2019.8.4非资产支持债券行业分布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注:本次统计为非资产支持债券,资产支持债券分析请见后续报告

(二)年初以来,江苏和广东位于前列,远超甘肃、吉林、宁夏、山西等地

从地域看,自2019年1月1日——自2019年8月4日,江苏省评级调高非资产支持债券项数最多,共有92只债券,占全部评级调高非资产支持债券21.65%,涉及企业38家,3家上市企业。广东省共有58只非资产支持债券评级调高,占全部评级调高非资产支持债券的13.65%,涉及21家企业,1只上市企业。甘肃、吉林、宁夏、山西等地自年初以来评级调高非资产支持债券最少,均为2只,其中甘肃省涉及企业2家,均为上市企业,其余省份涉及1家企业,均为非上市企业(表10)。
表10  2019.1.1—2019.8.4非资产支持债券地域分布

数据来源:wind,零壹智库

另外,本周共有4只债券推迟发行或者发行失败,其中2只同济药业的债券延期发行,2只债券取消发行,分别为轻纺集团和昆明产投。

四、总结

在如此激烈的市场环境下,债券市场迅速扩容,债券违约事件也在不断增多。2019年新增的24家违约主体,大多数为民营企业。纵观2019年以来信用债发行情况,金融业、建筑业、制造业是我国债券市场的主力,虽然违约事件较多,但是评级调高的非资产支持债券也很多。另外,观察期内的商业银行次级债评级调高,对我国银行次级债也是一个利好的信号。本周爆出的违约主体旗下均拥有多只违约债券,由此告诫投资者在选择债券时,谨慎关注该发行主体以往债券的本息兑付情况。
关于信贷资产质量分行业分析,我们将在零壹FINDS中作系列分析。

 

2019年8月22-24日,“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暨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夏季峰会”将在贵阳召开。本次峰会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中国零售金融智库共同主办,以零售金融研究为主题,齐聚100+银行嘉宾与顶级金融科技公司高管,通过“政策解读+案例分析+项目研讨+圆桌对话+晚宴交流”的形式,全方位探索科技赋能时代,零售金融发展。

活动报名链接:http://www.huodongxing.com/event/2497465700900

上一篇>银保监会:上半年银行业净利润增长6.5%,不良贷款率1.81%

下一篇>基金豆四年磨一剑: “小目标”策略服务升级、付费模式初探索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全球央行眼中的数字货币(共10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5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