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疫情启示录:现代化的脆弱与现代性的反思

观点 01区块链 零壹财经 2020-02-20

关键词:全民福利经济疫情启示录朱嘉明供需错位医疗产业现代化

医疗行业是推进现代化与福利化融合的最大动力。
2月14日,数字资产研究院、苇草智酷和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举办了以“现代化的脆弱和现代性的反思”为主题的线上沙龙活动。

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苇草智酷创始合伙人朱嘉明,数字资产研究院理事长黄江南,苇草智酷创始合伙人、信息社会50人论坛执行主席段永朝以及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委员、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进行了主题分享。本次活动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创始人、数字资产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柏亮担任主持人。

朱嘉明:医疗行业是推动现代化与福利化融合的最大动力

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苇草智酷创始合伙人朱嘉明从一个经济学家的角度提出,脆弱可以分为技术的脆弱性、基础设施的脆弱性、制度的脆弱性和管理的脆弱性。他认为现代化之所以会持续地伴随着脆弱性,主要是因为其具有系统性、复杂性、耦合性、放大性和加速性等属性。

人们面对以上的现代化属性,其认知、反映、选择和决策的能力是滞后的,甚至会发生变差。或者说,由于现代化是超越经验,甚至超越人们的“理性”,所以在人的自身能力和人所主导和推动的现代化之间,存在差距。这种差距加剧了所谓现代化的脆弱性,凸显现代化的脆弱性。

在谈到现代化与社会(包括经济和产业)的脆弱性的关联时,朱嘉明指出将现代性和产业结构的演变结合在一起,看得就很清楚,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结构性演进,先是第二产业相对于第一产业比重的提高,之后是第三产业相对于第一和第二产业比重的提高。之后形成短期的均衡。但是,很快发生失衡,并形成新的脆弱部门和行业。中国的健康医疗产业在第三产业中的比重偏低,属于第三产业中的脆弱行业和短板行业。

他认为医疗行业之所以成为第三产业中的脆弱行业,是因为供给和需求的错位。健康医疗行业的需求,是全人类、高频率、超地域的需求,而且是与人口同步增长、且稳定扩张的一种需求。健康医疗行业的供给,需要巨额的资本投入,科学技术含量极高,并有公权力介入,所以是国家和教育、科研、企业,以及金融保险机构协调的复杂系统。

因此,在医疗行业中,从需求方面而言,是无限增加的个体,以无穷增长的速度的一个集合;而从供给方面,则是由多方面复杂系统的协调才能满足的供给。

朱嘉明指出,医疗行业的发展,既是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福利制度的前提。医疗行业成为推进或者逼近现代化与福利化、福利制度融合的最大动力。此次抗击“新冠肺炎之灾”,加速健康医疗产业现代化,可能推动和逼近现代化与福利化的融合,催化全民福利经济的到来。

黄江南:中国医疗体系需要走市场化与社会化相结合的道路

数字资产研究院理事长黄江南肯定了朱嘉明提出现代社会脆弱性问题的意义。他认为,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整个社会的标准和风险承受能力发生了根本变化;其次,当前整个社会系统结构愈加精密,而在我们将这个系统变得精密庞大的同时,也使社会系统更加脆弱。

另外,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一方面带来了巨大社会福利,但也增加了可能存在的社会危机,就像互联网带来的传播力让信息传递更便捷,但也让负面舆情的传播更快和更广泛。如果从观念经济学角度来看,社会的各方面越来越走向不可预测,整个经济的生产对象和生产过程都带有更多的未知成分。

医疗健康产业与此次新冠疫情防治密切相关。健康领域存在三种不同市场模式:完全市场化、社会化、市场化与社会化相结合。美国的医疗健康产业是典型的市场化。这种市场化的主要手段就是美国的商业医疗保险制度。商业医疗保险的存在,降低了对社会医疗成本的约束力。

正常情况下,购买者希望治疗和药品价格越低越好,但完善的保险制度使得所有的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在追求最高价格,而没有提供对价格的制约因素。而这些过高的医疗价格最终都还是需要整个社会承担。所以,完全市场化的医疗制度并不能解决全社会的福利问题,相反会因此产生巨大的不公平。

黄江南认为,中国社会纯粹走市场化道路,不但是健康领域不行,在其他领域也不可能,最终都要回到市场化与社会化相结合的道路。以第三产业或者说观念产业为主的社会一定是一个以高度化管理和社会化机制为主的社会。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过渡型社会,还不能否认和抛弃市场,所以我们现在应该走市场和社会化相结合的道路,然后逐步在适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发育和成熟社会化机制,以期整个社会经济机制和管理形态和生产力水平相适应。

段永朝:生态思想、社群思想和复杂思想的介入已重新定义现代性

苇草智酷创始合伙人、信息社会50人论坛执行主席段永朝指出,西方自启蒙运动之后,近三百年来,伴随着资本主义工业化的进程,伴随着理性运动,在西方的文化脉络中一直存在着另外一个相对应的,对现代性的反思的历史进程。

比如,德国的浪漫主义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就是这样一个历史进程;再比如差不多一百年前,欧洲出现的法兰克福学派,一直以来,法兰克福学派都站在对现代性的反思的立场上来做一些言说、思考;再比如法国的后现代学派,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后现代思潮也从各个层面对现代性进行系统的、完整的、永不停歇的一种对话、反思。然而,在我们理解、接受、甚至拥抱现代性的同时,对现代性的反思的话语,其实是缺席的。

他认为现在重新定义现代性的可能性已经出现。现代性作为一种历史话语,已经具有多重色彩。生态思想的介入、社群思想的介入和复杂思想的介入已经重新定义了现代性。

在抗击疫情的大背景下,我们应该重新思考人和人的关系,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社会的关系,同时也要时刻警惕话语板结,在思考这些理论问题的时候,要警惕旧的话语方式和背后的底层逻辑对我们的潜在影响。

邵宇:每次危机都是对社会运行系统的一场测试

疫情防控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同时也是一场对社会运行系统的测试。每一次危机到来的时候,都是社会系统非常好的升级契机。

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委员、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疫情防治从来没有“标准答案”。也许我们今天在应对新冠疫情中还存在很多需要值得反思调整的地方,但如果与SRAS比较,我们还是进步了许多。

SRAS期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通知世界卫生组织(WHO)花了86天,而这次实际只花了26天;SRAS爆发时启动全面紧急预警花了153天,而这次是29天。虽然与美国比,我们预警及时性还有待提高,但美国也无法像中国这样,快速在区域形成数千万人的封闭区,集中所有力量对病毒进行一场完全剿灭型的战役。

邵宇强调,人类与疫病的斗争从没有停止过。面对不断动态变化的疾病,我们很难说哪一种的治理方案或者反应机制是最佳的。我们只能在每一次被冲击之后,不断优化此前系统。我们如今的疫情防控系统也是花了很大代价不断优化和学习的过程才形成。

我们都希望能够有一个不单适用于中国,而且可能适用于全球、适用于整个现代社会的一种良好的治理结构,但这与我们原来的社会治理逻辑、以及我们的现代性是不是能够内恰?经济学讲究成本效益。如果人本主义,认为人就是一切,那么我们是不是要不惜一切,采取放弃经济增长的方式来将病毒全部扼杀?这也是两难抉择。

邵宇认为,在应对这次疫情过程中,如果我们能找到共同成功的经验,在下一次危机来临之前,让我们反应时间更短、损失更小,那我们就已经成功了。

观众讨论与分享:共话现代化脆弱,各抒己见

针对嘉宾分享的内容,参会观众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思考和观点。以下是部分观众的观点梳理:

观众一:分析当前的社会形势可以聚焦在三个维度。第一,个人自由与公共安全,目前社会进入一种类似于紧急状态的管制,公权力急速扩张,有它的合法性、合理性和适度性;第二,医生的专业的判断、行政当局的裁量权和公众知情权之间有一定的张力;第三,财产权和人权相关的一些问题。

观众二:经济主体的关联性越大,系统性风险也就越大。现代化具有层次性,社会系统不仅仅由一堆要素组成的,各要素之间在结构上还有层次性,在增长的过程中,各个层级发展不平衡,同一层级不同主群的发展不平衡,最终会失衡,从而产生系统性的风险。系统性风险永远存在,我们修复了一个层次的问题,就会酿就另外一个层次的系统性风险。

观众三:希望能借助这次疫情,进行全民反思,形成比较强的舆论聚焦,改变过去的“机械论”。这次疫情将潜在问题直接暴露在社会面前,希望能借此时机,推进医疗市场化改革,走社会化和市场化结合的道路。

零壹财经·零壹智库、数字资产研究院和中国投资协会数字资产研究中心联合出品《区块链时代必备:数字货币极简课》,疫情期间,只收49元,就可以收听30堂音频课。经济学家朱嘉明等大咖强烈推荐,全面认知数字货币。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收听。

上一篇>企保科技Qibot:本着科技“抗疫”原则,第一时间推出“抗疫保险机器人”

下一篇>同盾科技宋鑫:疫情下的中国消费金融系统性风险及对策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335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