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区块链,新零售的下一个突破点

业界 零壹财经 零壹财经 2018-04-19

4月19日,2018“新零售·新金融”零壹财经新金融春季峰会在北京举办。
 
Binary今天想与您分享的是其中的区块链圆桌内容。
 
一、与会者包括:
 
主持人:零壹财经区块链内容品牌Binary负责人孙爽
 
嘉宾:
 
嘉楠耘智区块链事业部总经理兼BitriseCapital创始人邵建良
 
布比联合创始人兼CTO王璟
 
秘猿科技COO王晓亮
 
二、与会机构背景
 
(一)嘉楠耘智
 
成立于2013年
 
2013年发明了中国第一台比特币矿机“阿瓦隆",引领挖矿超越CPU(中央处理器)、GPU(图形处理器)和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时代,进入ASIC时代。截至2017年4月底,阿瓦隆累计售出约16万台,占比特币全网算力约22%。
 
2017年营收超过12亿,利润超过3亿。同年获近3亿A轮融资,目前正申请挂牌新三板。同年12月,预发布全球最早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
 
(二)布比
 
成立于2015年
 
企业级区块链基础服务商,已应用于数字资产发行流通、贸易金融、供应链溯源、商业积分、联合征信、公示公证、数据安全等领域。
 
2017年11月完成A轮1亿元融资,至此,累计完成1.4亿融资(2015年曾获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6月完成3000万元pre-A轮融资)。
 
(三)秘猿
 
成立于2016年
 
2016年7月发布完全自主研发的企业级区块链基础平台CITA,并于2017年7月将代码开源。CITA是全球首个成功引入并实现微服务与逻辑节点的区块链架构,对困扰行业的性能问题给出了解决方案,同时具有可扩展性与可定制性。
 
公有链Nervos项目的技术合作方。
 
CEO谢晗剑曾是以太坊Ethereum核心研究团队中唯一的中方成员,还曾参与设计包括Casper等以太坊下一代核心算法。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Buterin、ACMFellowRobertVanRenesse、IC3实验室联合主任ElaineShi和密码学家RafaelPass等均为公司核心顾问团队。
 
2017年底获招商银行全资附属机构招银国际PreA轮投资。
 
(四)Binary
 
零壹财经旗下区块链内容品牌,上线于2018年初,拥有独立网站、公众号和多个第三方渠道
 
Binary.01caijing.com内含快讯、行情、监管、业界、人物、项目等多个板块内容,设置了多层级的内容标签,致力于将内容结构化,呈献知识库
 
零壹财经是成立于2013年的新金融成长服务机构,拥有媒体、数据、研究院和智库等多个平台
 
三、定制问题
 
(一)招银国际投资秘猿科技的“秘辛”
 
王晓亮:
 
招银的战略规划我不方便说了,我可以说说它的战略逻辑。
 
银行本身是比较保守的机构,它投资的标的是希望在他看来能产生长期的收益。
 
招行比较开放,定位自己是以科技驱动的银行,他们也专门从内部成立了一个基金叫Fintech(金融科技)基金。
 
在投资里面,风口到底是什么?投资风口一定是不管什么行业一定是最TOP那些最头部的企业,你要看的时候一定先看行业里面最好的企业去投。
 
第二什么样的应用类项目能成?我觉得至少要有三个因素:第一个技术一定要看,特别在早期的时候,有没有技术?第二商业模式是什么?第三是资源整合,包括很多的方面,我们善于跟全世界各地的院校,把他们最新的成果工程化。
 
因为这些优势,我们很幸运得到招银的投资。
 
(二)秘猿对联盟链和公有链的思考
 
王晓亮:
 
以太坊这个东西可能比较理想化,可能要做商业应用比较困难,当时架构不太好拓展,我们有决心必须搞一个自主知识产权的底层。
 
中国有最好的工程团队,放在哪里讲都是一样的,但是中国的工程团队收入待遇并不是很好,它是在世界上是落后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做一个这样的平台出来?所以我们就死磕,经过两年的时间我们发现过去踩了些坑:你在是世界舞台上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
 
你可以看到公链的社区中国人非常少,这些是操作系统,未来的生态一定是基于生态系统,我们相信也有很多技术实力的企业也会做这个事情。
 
(三)布比对联盟链的思考
 
王璟:
 
我们发现现在的机构对联盟链的付费意愿不强,于是我们做了些应用,目前在供应链金融方面尝试比较多。我们做了一个平台叫壹诺,现在已经在跟不少银行业机构谈合作。
 
(四)嘉楠耘智对芯片研发的思考
 
邵建良:
 
我们在这块从去年开始就研究和布局,现在的话,云计算解决在云端的计算,在端的计算国内相对比较弱。
 
未来我们理解分布式的生态里面,对端的技术要求比较高,我们有一块在做自动驾驶,如果我们在本身自动驾驶里面处理比较弱,就会依赖于云端的计算,端的处理能力也是我们注重于端的这块把运算能力提高,它的算法结合起来之后,就可以在端的地方把很多问题处理掉,这是我们某一个领域特别是自动驾驶领域的应用。
 
其他的地方我们也希望在这块做更多的服务,人工智能的芯片领域我们未来也会有一个新的芯片出来,帮助很多的基于物联网的企业,帮助他们更好的做一些商业的落地,这是我们目前考虑的。
 
主持人问到的中兴的问题,一方面自有的知识产权比较薄弱,第二我们依赖于西方国家这方面的技术输出,我们发现国内在这块的支持也不够重视,虽然我们有国产的产品,但是很难应用开来,未来在资本市场在更多的领域,如果得到一定的支持,知识的芯片的研发也会得到改善。
 
这两天新闻出来,芯片的研发企业就开始往上爬了,以后政策的扶持也会出来,整体利好于国内自主的芯片研发的方向,未来的世界可能更多的基于机器与机器、机器与网络之间的互动,芯片的力量还是非常强大的,我们也会在这一块做更多的努力。
 
当今区块链世界的5大迷思
 
圆桌还讨论了当今区块链世界的5大迷思:
 
1.如何平衡效率与去中心化的关系?
 
2.如何看待链下信息篡改问题?
 
3.如何看待联盟链和公有链的关系?
 
4.区块链到底有没有价值?
 
5.区块链投资,应该投什么?
 
四、具体讨论情况为:
 
(一)第1问:效率V.S.去中心化
 
王晓亮:
 
首先,要思考区块链到底带来了什么?我个人的理解它是一种共同知识。比如说我收藏文玩核桃,过去没有一种机制或者算法把它证明出来。比特币是记了比特币账的共同知识。如果它是共同知识,就存在效率、去中心和安全的不可能三角问题,我只能取其中两个。
 
关键看需要什么范围的共同知识。比如说玩核桃,在我们这群人里认同这个价值就够了。
 
那么什么需要全世界范围的共同知识?需要牺牲一定的效率,因为它毕竟是需要有一定的成本在里面。比如说你刚才问的POW,它消耗的是对共同价值的支撑。
 
主持人刚才提到如果只有单个节点怎么办,没有问题。如果确实只有一家机构或者只有一个点,单机绝对是最好的。比如说中心化已经做的很好了,那么大家都认可它的可信。
 
但是就存在彼此信任没有那么强的时候。它确实有这种商业的需求,它要追求效率。
 
所有的网络里面都要考虑安全,除去安全之外其他的都不太成立,基于POS,基于DPOS,我们特别希望所有的治理机制都放在链上,这会存在治理问题,一个区块链治理都是多方的,大家都在竞争超级节点,你怎么保证说我这个机制一招鲜,肯定要其他的方式来做,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邵建良:
 
2013年像点点币已经用POS做的代币,也有流通。
 
到现在为止基于POW系统的市值比较大,像比特币,像以太坊都是基于POW来做的。
 
比特币每秒支撑6到7笔,以太坊不足20笔交易,用到我们现在商业的高并发的领域不太可能。基于这样的一种效率,这些公有链要解决的是一种信任问题。
 
我们考虑在财富保管这块,信任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年来信任的问题解决不了我们做任何事情的成本非常高,我们通过公有链的方式解决新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已经大大降低了很多的成本,所以说我想一个问题:共识和性能之间其实不是两极的,而是不同程度在调整的天平,在不同的行业里面对共识的需要,是一个天平的两端。
 
我们针对某一个行业可以拨算盘,在财富领域、货币领域高度共识是非常需要的,POW可以保持高度透明。
 
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的新的区块链所谓的2.0、3.0,通过POS或者DPOS解决底层的共识,从而实现我们的性能,因为有一些行业它要通过高并行来支撑。比如说商业化领域,对信任问题没有到达这么高的层次时候,我们实现一定的共识实现效率,我觉得这也是整个市场里面的呼声,基于这样的公有链项目解决这样的问题,我来看就是针对不同的应用落地下面的平衡这样的天平,我是这样的观点。
 
小结
 
王晓亮:要看所需共识的范围。效率、安全和去中心化之间存在不可能三角三角。需要大范围内共识的话,需要牺牲一部分效率,适合用POW。
 
邵建良:要看行业。货币方面需要高度透明,适合用POW。
 
(二)第2问:如何看待链下信息篡改问题?
 
王晓亮:
 
说区块链不可篡改,不是说数据不可篡改,而是说交易历史不可篡改。
 
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数据采集。目前可以看到的是依赖一些信用比较强的机构,或者物理设备传送上来。比如说我们的新零售强调线上与线下的结合。
 
区块链不能保证产生的数据就是真的,只能把历史记录不篡改,在范围可控的环境之内。比如说我们常说的联盟链,我们发现数据有问题怎么办?其实有一些方法的,比如以太坊当年的TheDAO事件,黑客弄走了很多的币,其实当时有一个投票,决定到底是否要硬分叉,很多人说我的数据一定要保持当时的样子,否则就不是叫区块链。当时投票的技术也永久的存在于区块链和以太坊上,告诉所有的人它发生了这样的投票,我相信这个问题会逐步的解决。
 
王璟:
 
前一段时间发表的关于TownCrier的论文,想了很多的硬件和各种方法,包括用https加密,他们不相信机构只相信技术,通过物联网设备尽量使数据不受人或者机构的触控,直接进入到链上来,这是一个方案,代价很大,工程复杂度很高,这要看大家的取舍。
 
另外是为商业应用折中,你形成了若干个的信用主体,大家愿意把钱放在阿里里,相信阿里不会改大家的数据,会把大家的钱保护的好,大家相信它不会录假数据,如果录了假数据可以进行追索。
 
小结
 
王晓亮:区块链中的“不可篡改”指的是历史记录不可篡改,并非所有信息不能篡改。
 
王璟:可以通过物联网或定制级硬件减少人的干预,也可以依赖线下强信用主体。
 
(三)第3问:联盟链V.S.公有链
 
王璟:
 
我们做联盟链比较久。
 
可能两条会并行,从政策监管上,它不允许有其他人自由的共享,这可能会并行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监管政策把这个坑抚平以后才会完全的开放。
 
它带有一些商业的意识。我们合作了这么多的机构,跟很多机构聊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用区块链,我就可以看到别人的数据了,第二反应就是别人也能看到我的数据,现在很多机构都是想基于区块链看别人的数据,但是又担心别人看我的数据,这样它就不会把自己的数据毫无边界的开放给全球,这跟网络一样,有局域网也有全球网。
 
区块链从09年到现在接近10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全球在一件事情上达成共识:就是越来越多的有价资产包括货币逐渐地数字化,放在区块链上做流通,这是毫无争议的,公链是唯一能够承载这个的基础设施,全球需要一张或者多张全球互联互通的网,需要尽可能的少的中心干扰我。
 
因此公有链和联盟链,两种形态都会有商业诉求,会并行很长时间。
 
王晓亮:
 
未来一定是两种形式长期并存。
 
从联盟链的角度来讲,我们做了很长时间,也做过以太坊和公链。
 
我们的产品叫企业流通自动化系统。我们过去看的话,一个企业内部应用非常自动化的东西来做,比如OA、ERP,我们的财务软件非常的智能,可以做一定的事情。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个软件可以在企业之间自动化的执行,联盟链解决的就是企业和企业之间,机构和机构之间怎么自动化的执行和操作。
 
第二个层面就是区块链是一种共同知识,一定会有范围,王总说的我们在公链的范围下需要所有人,比如说76亿人最广泛的共识才认为资产有价值,但是如果说我们处于隐私效率还是等等其他方面的考虑一定有小范围的认可,这两个事情一定会长期的并存,未来一定是会互相联通,银行有自己的网络,但是对外对公众又有对外的网络。
 
小结
 
王璟:联盟链和公有链将会长期共存。
 
王晓亮:联盟链和公有链未来一定会联通。
 
(四)第4问:区块链的意义
 
邵建良:
 
我们看项目比较多,我们是这么看待区块链,我们说的比较多的它是一个信任机器,是一种共同的知识或者共同的语言让全世界人都可以参与。
 
主持人说的在融资这块,这是去年以来以太坊的生态建立起来之后才有的生态方式。
 
区块链如果应用开来,它的领域非常的多,最简单的应用就是货币应用:比特币。从09年到现在越来越多人持有它,使用它,说明区块链在全球很大范围内得到人们的共识。我今年年初到现在走了不少的国家,去了东京,也了解到日本的社区里面,人们对数字货币认识度比较高。
 
到硅谷非常多的创业者愿意使用区块链的技术改变他们在创业领域在传统互联网领域突破不了的瓶颈。我非常认可区块链为代表的社区的模式,比特币创始人一直没有出现在社区里面,但是从社区的传承和维护上面来讲,这么长时间它的积极的组织方式非常的不错,有点像社会性的企业,并没有股东利益最大化,而是以整个社区利益最大化,以这样的视角未来可能在很多的社会组织方式和应用里面生根发芽。
 
目前还有很多地方有待于突破,以后能带来的不仅仅是货币领域或者我们讲的融资领域,可能在其他的应用利于会出现社会自治的方式做一些有意思的商业的落地,这值得我们期待。
 
王晓亮:
 
我举一个例子,你说区块链的最大的价值是什么?我觉得很难说的出来,有点像说20年前互联网最大价值是什么?可能这个应用还没有长出来。
 
我说一个故事,我们这个月初给女子组合SNH48做了一次区块链的投票,算是我们联合做的,里面很有意思,过去投票粉丝投,其实它很难证明我真的投票了,粉丝最重要的就是存在感,它不知道什么是区块链,但是我知道我的票可以在那里查,十年以后查它还在那里,这就是一个存在感。第一它刷存在感,第二主办方也证明自己没有黑幕,它就会形成一种印象,以后你投票不用区块链是否里面有猫腻,是否不公平,是否有暗箱操作所以它一定会慢慢的长出来,然后一下子爆发出来,但是我们很难说它到底是什么样的。
 
第二可以大胆设想一下它到底能做什么事情?我看有一篇文章说我们的核心技术不能靠化缘,但是我们的核心技术恰恰是靠化缘,用区块链来讲就是激励机制有没有到,我们投基础设施和核心技术,假设有区块链的系统,如果它产生应用和芯片,那么会有很多人去投。
 
第三区块链如果能成一定够开放,芯片我们也做过,但是它只用于商业的场景,它上面没有什么应用,但是windows又是闭源的,所以如果做成的话它一定能产生价值。
 
小结
 
邵建良:区块链的价值,不仅在于建立了全球性的融资市场,还为分布式协作创造了一种可能。
 
王晓亮:区块链可以用于粉丝投票这样需要信任的场景,它的激励机制和开放也有价值。
 
(五)第5问:区块链投资的风口
 
邵建良:
 
我们去年有基金在投,今年的逻辑跟去年的逻辑不太一样,因为行情不一样。我不知道在座有没有经历过去年投项目的过程,今年市场一旦回冷之后,双方都会冷静一些,
 
现在区块链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性能和共识之间的协调的程度。目前为止,公有链层面基于数字货币,比特币,以太坊已经发展很长时间了,我们的应用领域里面还有很多大的距离,我们会看待底层的项目比较多一些,我们希望区块链真正渗透到我们的生活方方面面,这里面有怎么样的项目能胜出能帮助,我们要加入这个信任的机器,改变我们商业里面实现不了的技术,这是我们今年看的很大的一块方向。去年有很大的项目基于底层在做,还是有很多的问题希望今年有更好的团队解决,这是我们重点关注的领域。
 
第二块我们着重关注区块链领域周边的服务,这里面可能包括一些钱包服务,包括交易所的服务,我说的交易所是基于全球市场去看的,在日本、韩国、欧洲、澳大利亚美国对区块链是不太一样的,我们选择的时候尽可能的符合当地监管的项目,这里面有不同的人员参与进来,围绕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周边服务也是我们看的比较多的方向。
 
我表达一下不太看好的方向,区块链的热点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可能有些项目参与进来募资是为了把它变成法币,只是把区块链做成一种融资手段,没有考虑接下来的方向对区块链的帮助,我们不看好这样用区块链只是为了融资的项目。
 
王璟:
 
这个行业进入到正规生长的阶段,如果把之前9年作为野蛮生长,现在看真干事才能得到认可。
 
作为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也要为这个技术做一些证明,过去大家对它的负面的就是没有创造社会价值,在上面除了资本的炒作没有任何的财富,圈的用户也是投机用户而不是互联网用户或者物联网用户。
 
我觉得Token本身要有价值,才会真正站住脚,而不是只是空气币。可喜的是这一轮行情冷静以后,有很多务实想做事的团队进来,也会深层次的思考区块链对现在的行业有什么样的帮助,在此之上能形成什么样的商业模式?
 
随着这群人探讨大家基于一定的社会价值的角度思考,后续落地的一些应用会更加落实,包括技术团队也很务实的做事情。
 
白皮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只)靠白皮书靠站台(融资)的(时代)都过去了,整个行业越来越规范。
 
2016-2017年的时候我看到很多投行的朋友跑步入场,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发现赚钱这么容易,但是随着越来越多人进来,整个市场平衡被打破,基本上处于大家在观望或者小心的状态,都在老老实实做事,这是整个行业比较可喜的一面。如果像年前那种状态,那么区块链也就结束了。
 
小结
 
邵建良:今年区块链创投更为冷静。看重底层项目和周边服务(如钱包和交易所)。不看好只是用区块链融资的项目。
 
王璟:今年区块链创投确实更务实了。靠白皮书就能融资的时代过去了。代币还是要有价值才行。
 
5大共识
 
综上所述,圆桌基本达成5大共识:
 
1.POW和POS将并存,取决于所需共识的范围和行业。
 
2.区块链世界的“不可篡改”指的是“历史记录”不可篡改,并非所有信息无可撼动。
 
3.联盟链和公有链将长期共存,未来可联通。
 
4.区块链的激励机制和协作机制或影响深远。
 
5.只靠白皮书融资已经过去了,2018年行业要证明自己必须更加务实。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圆桌论坛:区块链,新零售的下一个突破点”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耗时 31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