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来,那些短命的互联网金融牌照盘点

互联网+ 莽叔 · 券业星球 2018-02-20
对于一个立足长远、生生不息的大国金融市场来说,五年时间只能算一个小的周期。回首金融危机已经十年,直到今天,它的教训和影响还在继续。

但对于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职业生涯而言,五年绝对可以累积足够的量变,成就他或他们的质变。

从曾经的狂飙突进、所向披靡,到今天谈之色变,互金圈子发生了太多值得回味感慨的事情。在得宠又失宠的这五年,互金领域见证了一些新型金融牌照的诞生,而后因为政策的转向,又被避而不谈,最终不了了之。

互联网征信(试点)
2015年试点,至今未正式放行


2015年1月5日,央行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8家民营征信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

2017年4月21日在京召开的「个人信息保护与征信管理国际研讨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表示,目前开展个人征信业务的8家机构没有一家是合格的。「在达不到监管标准情况下不能把牌照发出去」。

今年1月底,腾讯信用分突然开放全国公测,一天后又突然被下线,引发众人无数猜想。

随后,由互联网金融协会控股、8家试点机构参股的「百行征信」取得个人征信业务资格。这也意味着,作为金融行业基础设施的个人征信业务,将以国家主导的面貌出现。此前试点的几家互联网征信机构,将以股东和支持机构的身份参与个人征信业务,可能不再有机会单独获得资格。

消费金融
2013年试点,2017年1月后暂停新批


2013年11月14日,银监会通过《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将消费金融机构定义为「不吸收公众存款,以小额、分散为原则,为中国境内居民个人提供以消费为目的的贷款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打破了此前对于消费金融机构只能由金融机构发起的限制。

截至2017年底,共有22家企业取得消费金融牌照,且2017年1月后不再有新批。目前BATJ都有消费金融业务,但均未持有消费金融牌照,因监管并未限制民营银行、小贷公司从事消费金融业务。

民营银行
2014年首发资质,2017年1月后暂停新批


2013年7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提出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2014年7月,银监会正式批准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及天津金城银行设立。

截至2017年底共有17家民营银行获批,2017年1月以后不再有新批。但由于行业监管对于民营银行的功能定位并不清晰,业务资质限制也较多,多数民营银行仅能从事产品销售、小额贷款或其它一些不具备充分竞争力的创新业务。

互联网证券试点资格(券商理财账户)
2014年试点,股灾后再无动作


2014年4月4日起,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陆续公布了55家券商获互联网证券业务试点资格。试点业务主要包括将理财类和消费类账户与传统的股票账户分开,其中消费类和理财类限于提供场外服务,即「券商理财账户」。

2015年3月2日证券业协会公布了第四批互联网证券业务试点证券公司名单,此后由于证券市场「异常波动」,证券公司创新业务受到严格监管,互联网证券试点也不再新批。

券商理财账户由于功能弱于传统证券账户,且部署成本较高,至今未在行业内得到全面推行。

基金销售支付结算资格
2010年首发资质,2015年11月后暂停新批


2010年11月1日证监会就《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修订稿)》征求意见,提出基金销售机构可以选择商业银行或者支付机构从事基金销售支付结算业务。这类机构全称「为公开募集基金销售机构提供支付结算服务的第三方支付机构」,2010年5月首次发放资质,后主要用于嫁接基金公司与第三方支付渠道。

截至2015年11月共有40家支付机构取得该资格,此后不再有新批。一直以来,基金销售支付机构都间接充当着基金销售的角色,由于近两年来基金销售领域乱象较多,出现了直销前置、牌照嫁接的问题,引发监管的关注;随着主流第三方支付平台陆续取得基金销售牌照,基金销售支付结算资质也变得不再重要。

互联网保险
2013年首发资质,2015年后再无新批


2013年9月29日,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获保监会同意开业,成为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企业。2015年,保监会连续通过易安财险、安心保险泰康在线三家互联网(财产)保险公司的申请。

2015年7月22日,保监会印发《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加强对互联网保险业务的规范。除了前述四家互联网保险牌照以外,再无新批。这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经营情况也不容乐观,截至2017上半年均处在亏损状态。

网络小额贷款(试点)
2015年鼓励设立,2017年紧急叫停


2015年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支持互联网企业依法合规设立互联网支付机构、网络借贷平台、股权众筹融资平台、网络金融产品销售平台,并明确网络借贷业务由银监会负责监管。

其后全国各地试点区域的政府或金融局出台规范性文件,主要集中于上海、广州、重庆、江西、海南等省市。

2017年11月21日晚,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紧急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要求全国各省暂停批设互联网小贷牌照。

这些被搁置的牌照或资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服务于传统金融机构、传统金融业务与互联网渠道之间的嫁接。换言之,这些新牌照赋予的新业务,并没有与传统金融业务之间做出清晰的功能切分,也无法体现差异化。

在特定语境下,互金扮演了风险传递的媒介甚至源头,所以金稳会将它与影子银行、资产管理、金控集团一同视作当前影响金融稳定的重大问题之一。当监管层开始反思这一点,首先考虑到的,就是将一棵大树上生出的旁支给砍掉。

互金这五年,不仅仅出现了以上悬挂在主干金融牌照周围的种种「衍生资质」,还催生了一大批灵活运用政策、攫取暴利的公司,每个单独的领域也都形成了自我的利益闭环,养活着一众流量超市、资金掮客、三方技术公司,乃至专门针对该领域的猎头公司和教育培训机构。

好时代一去不返,互金也和历史上其它楼起楼塌的金融现象一样,没能扛过周期的考验。

而那些曾经抛头颅洒热血的从业者,不知今天是否依然怀揣着颠覆传统金融业的理想,又或者赚足了快钱,正投身于下一场投机事业当中。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五年来,那些短命的互联网金融牌照盘点”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P2P网贷备案进度监测

    P2P网贷备案进度监测

  • P2P平台测评

    P2P平台测评

  • 上市P2P平台监测

    上市P2P平台监测

耗时 25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