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互金渡“寒冬” 银证APP合作再关门

互联网+ 谭楚丹 ·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1-19
券商互金渡“寒冬” 银证APP合作再关门
时近大寒,这是二十四节气中的最后一个节气,意味着一年中最寒冷的时间到来。

证券基金的互联网部门从业者,也开始感受到了一些天气的变化。四年前,余额宝的横空搅局,引得互联网金融来势汹汹。

同年,券商也积极开始拥抱互联网,自行业实行“非现场开户”以来,各家券商“大显身手”,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导流,或寻找互联网龙头企业,或依靠流量平台,或与软件大商合作。

然而,如同节气的轮动,一个行业中的新生事物,总是要受到各种天气的考验,方能轮回成长。现如今,或是证券互联网的寒冷天气。一方面,监管对货基规模的迅猛扩张实行全方位严格监控,各家基金公司旗下货币基金收益播报已然默默消失,更有中小基金公司电商团队人员自嘲“散伙”在即。另一反面,内外环境相交下,券商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发展效果始终并不明显,除了业内少数成功案例外,更多的券商“心有余而力不足”。

“大寒”即将来到,但接替其的下一个节气,却是意味着希望的“立春”,曾经被寄予了厚望的证券互联网,下一步,如何迎来春天?

1月12-13日两大银行在APP上停止提供证券开户和交易的功能,两则重磅消息重新引起市场对券商互联网金融业务在与银行进行开户引流合作的关注。

上海一家券商人士表示,目前监管层有窗口指导,要求证券公司不能在银行端做开户与交易功能。

业内人士透露,市场上暂时还能看到部分银行端仍然嵌有开户功能,是否也有收到监管通知暂时未知。记者了解到微信公众号“腾讯微证券”亦低调运行,记者成功开户并实现资金划转。

第三方接口问题早在2015年就被监管层收紧,彼时的背景是经历了股市异常波动,外部接入系统暴露种种风险问题,这一收紧也被业内视为券商互金业务“寒冬”的开始。与此同时,证券公司传统部门与互金部门“抢班夺权”,协调难度大,亦让互金部门处在尴尬位置。上述内外环境相交下,互联网金融业务发展效果始终并不明显,除了业内少数成功案例外,更多的券商“心有余而力不足”。

“看天吃饭”的特点没变,监管松绑与行情好转或是互金部门等待的“春天”。

戛然而止的银行APP开户

1月12日华信证券表示,因监管要求,即日起暂停在招商银行(33.090, 0.77, 2.38%)APP提供证券开户及交易功能。第二天东方财富证券亦宣布,因近期业务调整,即日起暂停在工商银行(7.100, -0.03, -0.42%)APP平台上的证券服务。

多名知情人士表示,此次暂停原因主要与券商外部信息系统接入的监管要求有关。

围绕对于券商外部信息系统接入问题,2015年监管层下发两个意见稿,分别为证监会发布的《证券期货基金机构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以及中证协的《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后者对外部信息系统进行了明确的界定,“券商接入具有证券交易功能的外部信息系统应当通过专线、互联网VPN等专用通信通道。而通过直连证券公司的通用浏览器、由证券公司完成应用封装的独立应用模块或应用程序等技术方式实现证券交易功能的信息系统,视为不具有证券交易功能的外部信息系统”。

据记者此前了解到,彼时第三方平台多通过SDK方式接入券商,在2015年监管收紧后,监管层要求券商要进行报备,但新增接口一直未放行。“当时的情况是,如果原来双方就有交易通道,可以继续使用,不能增加新接入;但如果调用券商自有H5则没有问题。”一家第三方平台的IT人士回忆表示。

一名银行理财经理介绍其与华信证券的合作,当客户在招行APP进行操作,开户和交易的页面会跳转到华信证券H5的页面。双方合作,早在2017年就已经开始。“我们比较低调,没有在线下进行推广宣传,入口也不明显。”其指出。

在东方财富证券与工行方面,工商银行2017年12月开始在APP上进行宣传,并称在“完成第三方存管账户开户”的条件下,客户可获得50元融e购电子券。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监管对外部信息系统的接入在2015年以来从严,但仍有不少券商低调操作。据多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仍有部分券商在互联网平台或银行进行开户导流与证券交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微信公众号“腾讯微证券”在2017年低调上线证券公司的开户交易功能。共有两家合作券商,分别为华林证券和招商证券。记者登陆后成功进行开户并进行资金划转。

从页面来看,平台有“自选股”,还可看A股与港股的行情;客户可看个人资产浮亏情况;有“一键打新”、“国债逆回购”等功能;还能看新闻资讯。

上海一家互金业务的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目前监管没有要求下线,整个项目做得很低调。”

内忧外患难发展

外部信息系统接入被“卡”,是券商互联网金融业务全面收紧的重要标志。

2013年自行业实行“非现场开户”以来,各家券商“大显身手”,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导流,或寻找互联网龙头企业,或依靠流量平台,或与软件大商合作。

随后移动端APP兴起,炒股社群出现,券商拥抱互联网社交平台,在线上设计了适合移动端互联网用户的产品,网上除了开户交易外,还能进行创业板转签、港股通业务等。

但自从2015年股市大幅异动后,券商接入的外部信息系统风险暴露,监管层发现外部信息系统藏有大量伞型账户,以进行场外配资,匿名账户乱象丛生。

当年,证监会与证券业协会发布上述两个文件,则是对券商互金业务收紧的开始。

华南一家券商互金业务负责人表示,当天看到招行与华信证券合作的新闻后,感觉该消息的影响比较大,主要在于银行客户相比其他平台,具有持续稳定且优质的特点,对于券商而言,是“极好的”客户源。“一家知名的互联网券商,大约在2015年在四川地区的银行领域中导入四十万客户,还是优质客户。银行客户是一块肥肉,但我们还没开始吃,就没了。”

前述上海券商互金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银行端,目前有窗口指导要求不能嵌入开户与交易功能。

第三方接入问题,仅仅是监管对证券业收紧其中之一。2017年以来监管层对证券公司各项业务进行全面从严监管,“去通道”、“降杠杆”、“做穿透”是常见的关键词眼。“合规”二字高悬在证券公司头上。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公司内部愈发重视合规与风控,大胆与创新的想法难以推进,互金从业人员倍感一筹莫展。

困难不只是来源于监管环境变化,还来源于证券公司内部的整合难度。多名受访人士表示,曾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手段提高证券公司整体效率,然而牵涉多个部门利益,推进困难。

前述华南券商互金负责人表示,“原则上我们要使用互联网技术或是互联网的思想,来改造和实现证券业务的经营策略。但这既涉及到技术、合规、经纪业务等多个部门,在实践操作过程中,多家券商的互金部都会发现很难推进工作,极难协调多部门。”

一家上市券商的互金部负责人就告诉记者,关键要看公司高管对互联网金融的重视程度。“其他部门不配合工作太常见了!我很感谢领导对我工作的信任和认可。他除了在投放以外,在协调上也做了很多支持。”

在他看来,公司高管的支持颇为关键,“最重要的是领导要懂互联网金融,要明白发展这块的意义。”

小券商逆袭多遇阻

尽管多家券商在开展业务时面临“内忧外患”的局面,但也有券商抓住了机遇迅速发展,以“互联网券商”的特色崭露头角。

国金证券(9.880, 0.12, 1.23%)与东方财富证券的则是业内一致认可的成功案例。

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2010年国金证券“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排名仅为第47名。在2014年推广“佣金宝”后,公司当年跃升至第33名;随后在2015年股市交投活跃时,增长至第20名,挤进第二梯队。

东方财富证券的发展路径不一样。东方财富早年凭借财经资讯闻名,随后上线“股吧”引来大批股民;2012年获得基金销售牌照更是集聚基民人气。这对后来收购券商牌照而言,提供了大量的用户基础。

但还有更多的券商,仍在发力互联网金融业务,效果尚未显现。

谈及目前的互金行业格局,前述华南券商互金负责人概述称,中小券商希望通过做互联网金融业务来寻条生路,可以理解为游击队战斗;大型券商中分两类,一类参与试水,一类旁边观望。

然而受限监管环境和自身条件,中小型券商发展互金业务并不容易。

“中小券商在发展互联网金融普遍会遇到,要么政策变化,要么公司规模或是品牌影响力变脸。” 前述华南券商互金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在新的监管政策以及分类评价标准体系下,大型券商会更有优势。融资渠道与股东能力有限,中小券商资本实力不强;在“去通道”、“降杠杆”的背景下,风格激进的中小型券商必然面临业务“缩水”,比如资管、固收等领域;同时投行业务竞争力不足,自营业务人才不够,可在行业比拼的或只剩下经纪业务。

与此同时,若行业龙头证券公司要抢夺互金市场,其“硬实力”不可估量。

“如果大型券商也开始发力互联网金融,中小型券商可能更没出路。” 前述华南券商互金负责人举例称,华泰证券近年来在互联网金融的技术上大手笔投入,是中小型券商难以匹敌的能力。“中小券商互联网金融业务发展到一定阶段,最终还是要面临一个问题:是不停投入,还是要顾及眼下利润。”

深圳一家中型券商互金人士表示,小券商在业务创新、人员组织、激励机制等方面有机动灵活的优势,仍然有赶超的机会;关键在于坚定信念,持之以恒。

拥抱金融科技

监管政策铁腕,公司内部抢班夺权,互金业务举步维艰。。但曲折,向来是任何事物发展的必经阶段;证券业仍对互联网金融发展抱以信心。

“互联网对证券业务的发展改造,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谁也无法改变。当下也许是出于个人利益或经营压力进行业务调整,十年后回过头看,可能会发现当时决策并不明智。”前述华南券商互金负责人指出。

他指出,导流的大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券商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方向主要有两个,一是大数据,二是人工智能。

据了解,2017年多家券商纷纷拥抱金融科技,其中多为智能投顾,比如光大证券的“智投魔方”、华林证券的“语音炒股助手”智能投顾机器人Andy、国信证券的“金太阳智投”等;长江证券、海通证券等亦升级推出智能板块。

前述华南券商互金负责人解释,在大数据方面,券商目前掌握的数据不算为真正意义的大数据,只是标准化的用户交易数据,尚不能形成客户综合立体的画像数据,无法精准服务和营销。而在人工智能方面,其应用结果不仅仅是智能投顾,事实上能穿插在多个业务环节,通过海量数据(42.730, 0.00, 0.00%)的分析以及机器自我学习的能力,提升业务的整体效率,从而量变到质变,证券公司可以用技术来武装经营策略。

前述深圳中型券商互金人士表示,目前国内金融机构都在积极追寻科技进步与技术革新,但在技术实力的不断强化的同时,如何最大效用地发挥出互联网思维、用户思维、品牌思维都是传统革新下的考验。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券商互金渡“寒冬” 银证APP合作再关门”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盘点与预判:致新金融的2017

    盘点与预判:致新金融的2017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零壹数据新金融排行榜

    零壹数据新金融排行榜

耗时 17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