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贷狂飙:3个多月发牌达89张 监管标准不一致

互联网+ 杨佼 · 第一财经日报 2017-11-24
网络小贷狂飙:3个多月发牌达89张 监管标准不一致
发放的牌照数量快速增长,带动全行业贷款规模回升。野蛮生长的网络小贷,正在遭到监管“围剿”。

11月23日上午,央行、银监会联合召开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会议。监管出手背后,是网络小贷因涉足“现金贷”而出现的快速膨胀。相关数据显示,今年7月底至11月初仅3个多月,网络小贷发牌就达89张。网络小贷狂飙,也让小贷行业在小贷公司数量不断减少的情况下,贷款余额反而增加。

网络小贷狂飙的背后,与缺乏统一的行业准入、业务标准等监管规则存在很大关系。

原本计划参与发起成立网络小贷的多家上市公司,包括步森股份、新国都等,在11月21日监管部门要求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贷公司之后,已经开始“急刹车”,终止参与设立网络小贷公司的计划。

3个多月发牌89张

此前,网络小贷已经历了两年的狂飙突进式的发展,出现了与整个小贷行业截然相反的走势,牌照发放数量快速增加,2017年发牌速度还出现了明显的加快。

根据行业第三方统计,截至2017年7月底,全国有19个省市发放了网络小贷牌照,累计已经发放网络小贷牌照153张,剔除已获批复但未完成工商登记的部分,新成立的网络小贷数几乎与2016年全年数量持平。

进入今年下半年之后,这种势头更为明显。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1月6日,全国已有网络小贷牌照242张,比7月底增加89张。其中,完成工商注册的215张,获得地方金融办批复但尚未注册的有6张,已经过了金融办公示期的有21张。

相对于整个小贷行业,网络小贷公司的数量并不算多,占比也并不算高。央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610家,贷款余额9704亿元。按照静态计算,网络小贷公司数量在全行业的占比,尚不足3%。

值得注意的是,网络小贷快速发展的局面,是在小贷全行业处境日益艰难之际实现的。2014年,整个小贷行业达到高峰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两年多时间里,公司数量、贷款规模持续萎缩,成为整个小贷行业的主要特征。

央行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底,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791家,贷款余额9420亿元,当年新增贷款1228亿元。到了2015年底,全国小贷公司数量为8910家,比上年底增加119家,但9412亿元的贷款余额,却比上年底减少人民币贷款20亿元。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673家,这意味着,短短一年间,全国小贷公司数量便减少了237家。而9273亿元的贷款余额,也比2015年底减少了139亿元。

不过,进入2017年之后,在公司数量持续萎缩的情况下,全行业的贷款规模却出现了少见的回暖迹象。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610家,比去年底减少63家,贷款余额9704亿元,比去年底增加431亿元,增幅接近5%。

贷款增长最快的是广东、重庆两地。截至2016年底,广东、重庆小贷公司贷款余额分别为676亿元、991亿元,而到了今年9月底,上述两地小贷贷款余额已激增至913亿元、1285亿元,比去年底增加237亿元、294亿元,增幅高达30%左右。

网贷之家认为,全国小贷贷款余额的上升可能与网络小贷的兴起和迅速发展有关。而广东和重庆是网络小贷的聚集重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广东、重庆两地小贷公司的数量,比去年底分别增加了30家、10家。

各地监管标准不一

“网络小贷能得到这么快的发展,关键是因为监管标准。”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由于小贷归属地方监管,监管措施由各地制定,虽然不少地区都出台了监管措施,但标准并不统一。

公开信息显示,包括江苏、黑龙江、重庆、广州、上海、湖南、河南等多个省市,目前均已出台监管文件,但在准入门槛、业务、监管等方面的具体标准和要求,却并没有一致的规定,甚至还存在较大差异。

广州是最早设立网络小贷的地区。2014年6月,广州第一家网络小贷在当地民间金融街(11.040, -0.14, -1.25%)成立。根据当地规定,在准入条件方面,网络小贷注册资本不低于1亿元。而湖南、重庆、河南等地则规定为3亿元,江西要求注册资本达到5亿元。

除了注册资本,部分地区还对网络小贷的业务模式进行了规定,但具体要求不尽一致。如广州就规定,主发起人应为境内实力强、有特色、有品牌、拥有大数据基础的电子商务类企业,面向主发起人的全国会员单位、产业链上的中小微企业、商户、个人等提供服务。而重庆则要求,网络小贷要在中国境内具有合法运营的网络平台,且平台具有潜在的网络贷款客户,能够筛选出符合网络贷款业务需要的客群。

这种差异在其他地区也有体现。如河南省的规定为,网络小贷主发起人应为境内实力强、有大数据基础的互联网企业,或国内知名大型企业、行业龙头企业。湖南则要求,网络小贷是在网络平台上获取客户,利用网络平台积累的大数据,在线上完成贷款全流程的贷款服务。

对于网络平台是否自有,部分地区亦未明确要求。此外,部分地区要求网络小贷申请时要提供可行性报告,但部分地区则未对此提出要求。

正是这种宽松、没有统一标准的监管规定,让一些不具备运营能力的发起方,获得了网络小贷牌照。

“各地标准不一,没有形成统一的准入门槛,而且有些地方可能还存在审核宽松的问题,才让网络小贷牌照大量发放。”方颂说。一些具备运营能力的网络小贷公司,受到高额利润诱惑,也开始将业务转向现金贷。

各地自行制定监管标准的现实,使得一些企业“钻空子”获得网络小贷成为可能。华南某行业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网上开展业务不受地域限制的特性,让一些不具备业务能力的企业,可能会在审核较宽松的地区申请牌照。

“网络小贷公司增长快,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部分地区招商引资的结果。”华南某网络小贷高管说,至少亿元以上的注册资本,对于各地的招商引资具有不小的吸引力,而网络小贷的审核权,又掌握在地方监管部门手中,为了完成招商目标或考核, 一些地区在审核时,可能也存在放宽标准的情况。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网络小贷狂飙:3个多月发牌达89张 监管标准不一致”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耗时 18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