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财经大学郭田勇:应对不同的新金融业态设立不同的监管沙盒

互联网+ 零壹财经 零壹财经 2017-11-07
中央财经大学郭田勇:应对不同的新金融业态设立不同的监管沙盒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金融业正在大步迈入科技金融时代,科技金融在推动传统金融业转型升级的同时,也催生了许多新金融业态,并逐步形成产业交融、资源聚集、链式共生的新金融生态圈。

科技与金融如何实现融合互进?互联网公司与金融企业如何竞合共生?新金融如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运用新技术武装金融监管?

11月7日,由中国金融信息网、中国经济信息社湖北经济研究中心以及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共同举办的"2017新金融发展论坛——科技金融:产业与生态"在武汉正式召开。

会议邀请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郭田勇在演讲中提到,中国的沙盒监管要通过不同业态形成不同沙盒,各自有各自的空间才能做得好。但是,强调所谓的新型业务、互联网业务,不能偏离整个新金融服务业的本质,保证新金融业态的健康发展。另外形成沙盒要保证合规性,不出现大的侵犯消费者权益的情况。

以下为速记原文:

郭田勇:非常高兴来武汉参加论坛。前天在杭州,今天又到武汉谈新经济的话题。我看了这个主题说一下新金融和科技金融,其实新金融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呢,新金融这个词最早是通过互联网金融转化过来的,在今年初北京新金融圆桌论坛上,我说给新金融下定义,什么是新金融,讲了三个方面,第一是科技驱动,第二是零售主导,第三是强强联合。我讲这三个方面就是新金融,发展互联网肯定是新科技来驱动新金融模式,基于互联网或者基于移动生态,一定要跟各方面相结合,这样使得整个新金融服务更有张力,能够更有契合性。

新金融概念下,又有一个词叫科技金融。前期在武汉光谷做科技金融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我们在成立华中新金融研究院的时候,考虑“科技金融”更多是指金融机构用什么样的创新手段服务科技类企业,大概就是这样的概念,银行性投融资公司这样兴市之术。我今天想把这两个概念统一起来说,我认为科技金融也可以纳入新金融范围中。为什么这么说呢?想起前两天在杭州开会圆桌论坛上的话,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看公安局挂的牌子,都写着这么几个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看到这几个字就在想,我们金融业的初心和使命是什么,恐怕还是要紧紧服务实体经济,这是我们的初心和出发点。

在服务实体经济这个前提下,我们整个金融业下一步要朝什么方向发展呢?我们怎么样把这件事做得更好呢?金融业既然要服务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呈现出的新特征和新方向,就应该是未来金融业所要聚焦和重点的方向。大家从中国经济的增长中可以发现两个很明显特点,第一是消费在经济中贡献占比越来越高,已经达到了60%,占了2/3,这是一大特点。第二大新特点,第三产业在整个产业中占比不断升高,超过一半。尽管未来我们的投资还是要向房地产放一些钱,但是重点还是实体经济,这个领域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还有消费金融发展,这块非常重要。我们刚才讲了,第三产业占比不断提高,第三产业绝大多数都是创新型新业态,我们的经济资源要更多投入到这些业态,这也是今天讲的科技金融,这里面高科技企业非常多。未来中国宏观经济业态,消费结构和科技金融结构,这两大领域恐怕是未来金融业发展的重点。消费品更多依靠零售主导,而科技金融就是针对科技创新型企业,我们通过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相结合,银行贷款和股权投资相配合,做好这方面的工作。这样的话,可以把未来金融业和要突破的重点搞好。

对于今天的话题,涉及到新金融、科技金融,涉及到生态,还涉及到监管的问题。由于时间不多,我最后想讲一个问题,是关于监管的。从互联网金融和新经济金融发展来看,的确现在存在良莠不齐的情况。我们首先要承认,好的互联网科技类企业和平台,确实创新了很多新东西,带来了很大的驱动力。但是一些坑蒙拐骗,正在营造旁氏骗局的企业,我们也不否认也存在。这样的情况下,金融监管该怎么办,这是很重要的。从国际上,现在很流行沙盒监管,或者叫监管沙盒。新金融等新型的金融业态,我们把它放在小沙盒里面,把它视为一盘沙,放到一定的空间里,给它一块实验的空间,这就是国际上提出的概念。在国内,我们也讨论中国的沙子太多的,沙盒太小,装不下这么多“沙”。中国不是“沙”的问题,沙的种类比较多,我们有第三方支付,我们有做众筹的,还有做互联网金融消费贷的,有各种各样的领域和新出现的金融业态,呈现出了不一样的特点。我想中国的沙盒监管,恐怕不能只是一个沙盒,不能说只有一个盒。我们要通过金融不同业态形成不同沙盒,我们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沙盒这个概念,可以有一定的空间,但不能出这个空间,这样的话才可以做得好。

在新金融发展中,我们以前讨论的时候是弯道超车,现在新词出来了发现不对,开始叫换道超车。我们在杭州的时候讨论换道超车也有道理,也就是一个汽车跟一辆马车,汽车要超过马车非常简单,要换车道超过这个马车,要不然坑坑洼洼的车容易翻掉。我们讲弯道超车这个概念,是讲中国金融业通过新模式,我们能超越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我们进入到国际先进水平。如果这样的话,无论是弯道还是换道,都是有合理性的。为什么呢?弯道超车,虽然是一种新模式一种新业态,但是这种业态和模式并没有偏离金融服务业的本质。我从本质上看,跟以前传统业态是相同的,所以本质相同可以认为是在同一条道上。换道超车,由于新业态可能带来整个经营发展模式,跟你的主要经营范围出现了主要的变化,这样的话跟你不在同一条道上。

从我们来看,我还是坚持新金融也好,互联网金融也好,并没有偏离金融业的本质。虽然互联网带来了某些效益的提升,但是本质上来讲,大家还是有统一性的方面,所以我们还是要强调使用弯道超车的概念。我们强调所谓的新型业务、互联网业务,不能偏离整个新金融服务业的本质。同时,央行正在发布监管框架,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十九大期间讲话,把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入到宏观审慎监管政策,也作为未来的重点和新业态,所以要保证新金融业态的健康发展,要防范出现大的风险。另外形成沙盒要保证合规性,不出现大的侵犯消费者权益的情况。

我今天围绕着主题就讲这么多,谢谢。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中央财经大学郭田勇:应对不同的新金融业态设立不同的监管沙盒”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耗时 13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