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讨论:新零售下的汽车金融创新业态

互联网+ 零壹财经 零壹财经 2017-10-26
圆桌讨论:新零售下的汽车金融创新业态
10月26日,由安亭·上海国际汽车城、建元资本、零壹财经、罗兰贝格联合举办的"2017·第四届安亭国际汽车金融论坛"于上海顺利召开。会上,建元资本联合罗兰贝格发布了《2017汽车金融报告》。 

深受"新零售"和"新金融"双重影响,汽车市场于今年7月1日迎来了《新车销售管理办法》的出台。新管理办法的出台,打破了以往单一的以品牌授权为核心的4S店销售模式,汽车销售或将以大卖场、超市等新零售模式出现,汽车流通和后市场多元化竞争的时代真正开始;同时,也解绑了销售和售后维修,使得二级经销商的合法地位得到提升,汽车电商也将打破现有壁垒,迎来发展新契机。 

本次论坛上,零壹财经CEO柏亮、大搜车董事长姚军红、行圆汽车事业部总经理付剑飞、博车网董事长陈健鹏、优信集团CSO井文兵、第一车贷创始人兼CEO郭超共同出席“新零售下的汽车金融创新业态”圆桌讨论。

讨论中认为,在新零售的改革业态下,新零售与新金融都在盈利。在汽车金融领域,公司则要从打破地域限制和突破消费者的经营能力两个方面来考虑问题,为不同金融能力的消费者提供不同的汽车金融产品。

以下为速记原文:

柏亮:谢谢主持人,零壹财经作为主办方之一参与这样的盛会,我们邀请了很多行业里面非常优秀的企业领袖,这一场讲新零售新金融在汽车领域的应用和发展。

其实上午很多嘉宾讲的观点有激进的,有保守的,有看好的,有悲观的。但无论新零售还是新金融,我们到底“新”在什么地方,这场我们嘉宾要给大家带来的精神上或者思维上,或者实践上的一些引领性的东西,创造性的东西。

第一场对各位嘉宾挑战非常大,因为这时候是最困的时候,尽量不要睡着,拿出我们最新的东西来。我们没有摆桌牌,所以每一位嘉宾先用一分钟时间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的公司,然后再开始讨论。

姚军红:我叫姚军红,大搜车的创始人,大搜车是一家做服务平台的公司。

付剑飞:大家好,我叫付剑飞,我来自行圆汽车,行圆汽车是一个初创公司,主要业务是希望能够连接车主用户,连接所有的产业领域里面的精英主体、服务主体,包括经销商、金融机构、物流仓储等等的主体,我们是一个资源整合和连接各方资源的一家平台,谢谢大家。

郭超:大家好,来自第一车贷的郭超,第一车贷我们是从一家汽车的金融平台,逐步地现在也在发展成多元化的汽车服务平台和服务商,稍候的时间可以多做一些交流。

井文兵:大家好,我是井文兵,优信集团的,致力于一家全产业链交易的平台,是以二手车业务起家,目前正努力向新车做一些发展,谢谢大家。

陈健鹏:大家好,我是陈健鹏,博车网董事长。博车是一家To B的公司,所以我相信在座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大概的位置。我们之前是以保险行业的全损事故的拍卖作为基础,目前也是全国最大的全损事故的平台。从去年开始,我们涉足二手车拍卖的业务,主要的是汽车租赁行业的拍卖,以及融资租赁下线车辆的拍卖工作。

柏亮:谢谢各位的介绍。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讲,如果新零售的本质还是零售,新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那我们就抛开本质看现象,请各位花一点时间介绍一下,从金融到新金融,从零售到新零售之间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改变?变革的原因是什么?不然的话我们这个“新”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所以和我们惯常的思维不一样,以前动不动就要讲抛开现象看本质,我们现在先抛开本质看现象,到底“新”在哪,革掉了什么东西,我们创造了什么东西。

姚军红:我觉得可以先回顾一下新零售提出的是阿里巴巴,讲到新零售是线上线下的融合,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非常标准的解释。我自己也在行业中间做了些这方面的努力,也有些自己的理解,我想以前的零售最早的时候线下店,后来有电商,因为电商的时候没有提出来新零售,电商还是属于老的零售的范畴。老的零售是以商品为中心的主导模式,货架摆在这里来拿。

后来老零售里面的传统店,电商去冲击,冲击到一定程度就冲击不动了,因为发现其实有很多零售里面除了买了一个商品之外还要加工,就像买条鱼还得把肚子剖开,还要把鳞片去了,要有些服务。很多有服务的东西,其实都离不开线下的,所以有一个电商平台第一次提出来要做“新零售”。

其实本身电商要去变革零售的产业,就进入了以服务客户为中心的这样一种模式,我理解为从商品为中心到客户为中心,就是“新零售”的变化。当然我也觉得所有偏重服务或者有服务的这种交易,这种零售,也许未来的解决方案就是“新零售”。很难说是从线上搬到线下,还是从线下搬到线上,因为这是完全融合的。支撑平台小的服务店以客户为中心,提供充分的服务。

那么新金融,我们可以理解为两面,它也是不可分割的,或者在某种程度上去看说,以前的银行也是以我产品为中心,慢慢也转变成以客户为中心的,离客户更近,离场景更近的一些金融产品。

柏亮:是说我们过去不管是不是移动互联网,关键我们是怎么样的服务标的,或者我们怎么样把产品卖掉。现在更多的是客户需要什么,怎么样提供更好的服务,以客户为中心。那我们请付总谈一谈,从您个人角度怎么来去理解?

付剑飞:我们对于新金融和新零售的理解,基于以下几个方面,包括信息流的变化,基于互联网的传播方式,每个人可能都会作为一个传播体,这是对于信息流。对于交易流,其实基于信息流之下,最早来源于比如说对于一个信息的,包括像新闻、内容方向的这种信息,逐渐地演变到了像天猫、淘宝、京东这样以商品为核心的直接能够到达交易端的转变。客流,其实从原来基于垂直的领域来讲,原来更多的是线下客流会多一些,随着互联网PC的成长,一直到现在整个移动互联网的迸发,客流的演绎形态也在发生变化,线上线下的连接能力以及我们对于所谓线上客流的认知程度和方法。

物流,我们都知道,由阿里体系孵化的像菜鸟,所有三通一达,顺丰等等,都是为物流的扭转在做相应的服务这是新零售里面不可或缺的核心环节,有了这样的环节以后才能支持前面方式的演绎和变化,是在整个产业格局里面都存在。如果要是畅想,基于汽车产业来讲的话,未来也不排除有可能送车上门,当然现在看还稍微理想化一些。包括像无人售车的想法和体系,那么都可能会存在,所以物流本身的这种变化在这个环节当中,我们可能感觉汽车是人与人的金融交易,但对于其他关联商品的交易,甚至无形的旅游这种服务形商品的金融交易可能都会存在电子化交易方式。对于资金流来讲的话,最早从买方到卖方,买方付钱,卖方收钱,基于金融板块越来越多植入到整个产业当中,从B端到C端,我们资金流的流向,包括像信用、风险、监控,所有把控环节都在发生着日益创新型的变化,这是对于我们称之为资金流变化的导向。

甚至在营销环节,原来都是去店里面体验,逐渐地又在讲所谓的VR,之前这种线上基于PC3D展厅,各种各样的环节,都是在讲所有场景流的迁移,可能从线下迁到线上,但触感性的场景流很难。我们换个角度来想,未来也不排除试乘试驾会有上门的,这种也可能变成场景流的演绎。可能有很多经销商的朋友们,我们的经营场景现在逐渐也在突破店面和整个院落,未来可能会形成很多和其他场景共赢的方式,去把场景深化到C端用户的各个角落,增强能力的输出,从一个坐商变成行商,这可能在整个产业环节当中都要演绎的过程,所以这些点就是我们基于“新”字的解读和理解。

柏亮:我们接下来请郭总,“新”主要体现在哪儿,尤其以车贷为主,应该说贷款是传统的产品,那传统的产品怎么做出新意来?

郭超:从大的格局上谈一下自己的感受。从三个维度看,第一个我们看厂家,传统意义上食物的顶端,我们发现厂家现在在渠道下沉这块其实下很大的功夫,特别是国内的一些自主品牌,包括新能源等等。它们不太可能像过去成熟的,比如说高端品牌或者合资品牌,它的网点覆盖,渗透到那么深。相对来讲它的客户群是四到六线的城镇等等,所以对它们来讲如何能够快速地从渠道下沉,甚至跳过现在有些这样传统认为的渠道,直接触达,很明显地感受到。

第二,其实可以看到各种类型的,平台类企业雨后春笋一般不断地涌现,特别B2B类的平台越来越多,做交易撮合类的,信息撮合类的,都在各自的领域和维度上提升增值服务。新零售更多是渠道的创新,单纯地提到厂家、4S店到消费者,现在变成多维度了,中间有很多第三方的平台,通过自己的资源优势,互联网的优势,不断扩充这样的渠道。所以在整个流通渠道打开之后,我们整个终端客户的渠道也会再重新地定义,新的百花齐放的状态。

第三,可能在座各位感受最深的就是互联网的一个参与吧,更多的是一种参与,我不觉得是冲击。包括积极尝试的新的一些消费模式,包括在座很多像博车网在细分领域上做的非常非常好,这都是大家非常关注并且积极也在学习的一些对象。

互联网不管是B2C、C2B,B2B等等的这样一个丰富,让我们的用户从简单的线下消费方式变成了线上线下结合,那线上客源的获取,到线下整个流程的服务,这块是不断地去丰富汽车市场新的渠道,所以从这三点上来讲感触会比较多一点。

柏亮:我们请井总。

井文兵:我觉得我们讨论的是汽车领域的新零售、新金融,从两个角度吧。

第一个,打破地域限制。第二个,突破消费者的经营能力。从这两个角度来考虑“新”。咱们国家的消费力和市场情况,从一线城市到四五六线城市差别还是蛮大的,有点像“三个世界”的划分一样,在三四五六线城市的消费者,不论是对新车还是二手车的选择都是非常有限的。新金融、新零售如果能给更多的选择,使他们突破自己地理范围上的局限,享受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的消费者同样的服务,这应该说会比较能够体现新的概念。具体到优信来讲,利用互联网把车辆数字化、信息化、技术不断地突破,让一个在四线县城里的消费者,看到的车源应该是和北上广深的消费者一样的。为了实现这一点肯定要在信息技术上还要投入巨大的成本。首先物流、车辆的手续过户,还有交割、售后、质保,这一系列的线下服务能力和线上能力结合起来,才能保证三四五六线城市的消费者突破地域限制,享受到一二线城市同样的服务。

哪怕是在一二线城市,也有很多消费者,他的消费能力,金融能力也都各不相同,更何况三四五六线城市。作为汽车交易服务的平台,为不同金融能力的消费者提供不同的汽车金融产品,提供更好的抵押手段,提供更好的速度,这一点我觉得在新金融方面需要做出的努力和创新。

谢谢大家。

柏亮:谢谢井总,主要从新地域和新用户做出了阐述。我们再请陈总来概括一下。

陈健鹏:我理解的新零售理论上讲的话现在定义还比较宽泛,所有能够改变原来零售方式的都可能围绕新零售。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盒马生鲜,原本大家买生鲜的方式,或者品尝生鲜的方式可能和现在盒马生鲜的方式不一样,你去盒马生鲜店里面,你可以直接拿走,也可以定了让它送上来,甚至于可以在门店里立刻享受到新鲜烹制好的食品,我想这种就是典型的新零售,就是有一个好的用户体验。

再举个例子,尤其男士要买衣服的话,原来可能都去服装店买,但现在可能在某某商家、某某厂家就已经预先存好了你所有身材的各个尺寸都有所以当你需要衬衫、西服的时候,从手机上直接下定单就有了。尤其在我们身边原本是商场,后来到了电商,逐渐地会有更多的用户体验的零售方式,我觉得这就是现在能感受到的新零售。

从新金融角度来理解的话比较好定义,所有能够基于个人单位的信用基础之上的,快速地和低成本的金融服务,毫无疑问就是目前所能看到的新金融,在汽车行业来看的话,今天在座坐在这里大家共同讨论的核心话题之一就是以租代售的方式,怎么样用更低的成本开上更好的车辆,让那些人更快更好地拿到金融服务的产品。

柏亮:刚才陈总举了很多新零售的案例,下面就做个案例题,请各位结合自己的东西,希望你们讲出货真价实的东西,在我们各自的公司里面,结合新零售与新金融的,这两者结合的非常好的,正在做的事情,你觉得最有突破性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讲产品也行,或者讲平台也行,但是我们希望第一要讲的具体一点,第二要讲出我们真正突破性在什么地方,新的东西,就讲这两点。我们就从陈总开始,您继续做。

陈健鹏:今天为什么坐在这儿,主要是因为建元资本邀请。

柏亮:主要是因为你们做的好,有新的东西。

陈健鹏:比如说现在的上海别克,通用4S店里面可以看到别克新推出的车辆,这个车辆有三年残值的方案,这样的方案实际上背后就是博车给它们做的三年以后残值的兜底。为什么我们能这么做呢,不是那么简单的说吧,博车可能可以预见到三年以后到底是多少钱,但实际上背后我们付出了好几年的努力。

一方面是这些车到期了以后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处置,这是毫无疑问这是需要经过几年的积累,有不同的通道。第二要对价格有相对合理的判断,可以判断基于历史上你做的一些车辆拍卖的处置,对现有车辆的分析。第三个,更重要一点,大家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的,实际上我们投资方都是国内的主要保险公司,所以在残值问题上的话,还需要和保险结合在一起,也就是说,在国外比较流行的是车辆的残值保险,我们都在去研究分析。怎么能够把保险引进来,有金融有风险就一定有保险,所以我想国内的几家保险公司应该有专业的团队已经在做深入的研究,我相信保险进入可以对我们汽车的新金融增加新的活力,增加新的保障。

柏亮:这个保险还没有出来是吧?

陈健鹏:都正在研究。要对不同的车型做系统性的分析,还有对整个的宏观经济,比如说三年以后的残值,我可能认为这是四折的残值,但实际上对这分析很难预计到三年以后有金融危机,所有当年以这种方式购买车辆的人,大量地把车又还回来,因为没有钱去承担四折的风险了,所以这种风险可能在北美残值的保险领域,更多是受金融的风险,而不是单车的风险,这是目前保险公司更多在研究的一些核心问题。

柏亮:这确实是一个很有价值的问题,因为我们租赁公司,在做大规模产品的时候,往往残值的定价可能觉得一个公司的生死,如果你们能够突破这点我想汽车金融的,相当于在突破,这个问题如果解决好可能对整个行业对会带来更大的空间。下一个案例我们请井总,您觉得今天最值得和大家讲,突破最大的是什么?

井文兵:其实优信从B2B切入,到现在C2B、B2C,全产业链都在做。其实不忘初心,我们最早也就是希望能够做到车辆的全国自由无碍高效、低成本的流通,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在B2B领域做了很大的投入和积累,取得了很好的成效,现在我们在二手车的B2B流通行业内基本上取得了80%的市场份额。那么在C2B、B2C这个环节内,我们也想把在B2B这个环节中积累的经验,能够推广和复制到对消费者的服务当中去。

所以从今年年初一直到现在,都在酝酿叫消费者全国在线化购买。县城里的消费者想买一个二手的奥迪A6,当地的县城可能就一台,那一百多里的地级市可能有三台,这个省城里可能会有十台的选择。地域的限制就决定了它不可能,有很多的时间、精力、成本走到那么多城市,所以就想利用车辆数字化的经验,使我们所有在线展售的车辆都能有清晰完整,有质量承诺和保证的数字化报告。数字化报告的同时还要有一年保修,三十天点对点送货上门这种服务,这种具体的措施希望能够让全国任何一个地域的消费者都能同时看到全国的库存。

要实现这样的愿景或者目标呢,当然我们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目前优信在这方面积累和投入,在行业内也可以排在前几位吧。目前,已经有比较多的消费者敢在我们线上这样买,就从贵州一个县城买上这样的车,这个市场的教育也需要一个过程,因为毕竟不是快速消费体,这么一个几万十几万的,消费者在选购的过程中还是比较慎重的。

当然我们也看到,随着年轻一代的消费者,互联网是非常习惯地使用和信赖,只要加上品牌的力量和售后的保证,切实落地,那么像这种服务形态我觉得能够比较容易打造成新零售的样板吧,我们也在这方面一直地努力,希望同行大家多交流,推动新零售,帮助全国的消费者有更公平的选择。

柏亮:经常看到优信的广告,你们一年在广告上投多少钱?这些钱都通过你们新零售和新金融赚回来。

井文兵:大概有数亿元的投入吧,一只手估计数不过来,但是很欣慰我们的投放还是给我们带来了相应的效果和现金流的,如果只是靠自己的资本金来投的话,肯定就不是这个量级了,我们是要靠投放所产生的回报,才能让我们走的更远。

柏亮:用户的触达和获客成本的问题,这都是要很花钱的事情,哪怕花同样的钱效果做的不一样可能就会差别很大。那我们下面请郭总讲讲您的突破。

郭超:熟悉车贷的朋友可能知道我们是做汽车供应链,在国内汽车大流通领域上的金融业务的丰富度,我可以说真的没有一家可以比我们做的更丰富的,因为基本上我们新车、二手车的租赁,进口、物流,大家能想象到的,围绕着整个大的产业金融都已经覆盖到了,这应该说是我们起步的时候很重要的定位。同时,在将近四年的时间里面,我们更多地是把可以看到的线下消费场景,零售渠道、流通渠道等等这些所有的,尽量把它从金融上做到标准化,这点非常非常核心,因为厂家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所有的4S店等等非常成熟的流通渠道,应该说是从国外到现在,上百年成熟的体系,初进这个行业会发现真的“脏乱差”。

在所谓我们的突破和创新角度来讲,特别新金融,我们也在密切关注整个行业的变化,为什么会说感受到不管是电商也好,厂家也好,大家对这个渠道的变化,包括新平台进入。特别是初创型的,在一些创业模式上不管是B端还是C端,大家有这种诉求,在金融领域上如果有诉求或者渴望合作,可以进行对接。所以国内非常多的商业一边在合作,一边在去看。包括其实和博车网之间,很多的一边学习一边在做,新的领域,不管是新的渠道还是新的诉求,我们会对应产品,所以跟着时代的变化在去做。始终不变在做创新,更多的是金融服务的能力。

第二块,我们现在应该说这一年时间,下大力气打造的有点像叫支付宝的,行业里面结算支付的平台,刚才提到为什么我们线下不管是新渠道、新零售交易的效率很低,因为它没有这样的服务商。我们可以想到天猫、淘宝,包括京东这样大的平台,里面的商家体量并不大,比我们现在汽车流通企业的零售商低了,小太多了,比如说像快销品都可以实现基本上标准化的一套结算,但是我们这么大件的商品,在全国几十万的流通渠道都没办法做到这样的情况,感觉也是蛮有机会的,所以一年的时间都在搭这样一个平台。我们把金融首先标准化,第二块把支付结算这套标准化,更多是一种底层就像埋在地下的管线一样,但是你说它重不重要,我们干的这些“脏活累活”,不是特别出彩的,但是对未来整个大的流通格局,包括效率提升是非常有益的。

同时,我们这么多的合作伙伴为什么选择和第一车贷合作,也是看到我们在兢兢业业的去搭这套体系。这是我们从整个供应链角度来看,我们做的非常重要的创新。C端来讲,刚才陈总也提到了,我们在新的一些围绕C端的用户,对新的需求,可能衍生出来新的产品,很多东西也是和金融相关,但更多是思维方式的改变。从改革开放这几十年,短缺经济的时候叫产品流,后来又讲渠道流,现在更多是用户流,我们更多结合用户的思维,刚刚上周推出新的品牌,在C端这块叫梦想车的品牌,我们叫广义上大的销金,我们不定义成以租代售,我们叫做租买退换,只要客户全车用车的生命周期都可以找到我们。我们和国内非常多的不管是B端的,上到厂家,到电商平台等等大家资源的对接,下到我们整个服务体系的落地,其实还是在资源整合。

汽车这个产业更多的讲B端的供应链,不断地推陈出新,以及C端围绕着消费者全用车服务。

柏亮:我再给你概括一下,你说的非常丰富。第一,和文字相关的,带文字的我们都做。第二,和文字相关的一切金融服务我们也都做。谢谢郭总,我们下面有请付总来给我们分享最新最有突破性的。

付剑飞:本身定位是产业互联网平台,怎么理解产业互联网平台呢,更多的是希望连接所有的产业资源,各种经营主体、服务主体一直通到C,带经营、带零售,所有的连接都有整合的思路。

刚刚前面都讲了具体的产品以及2B端的服务领域相关创新内容,我在另一个角度上去解读一下。2C的环节更多现在以中心化的方式去做营销,把客户引回到相应的理念性的平台上,教用户说我的理念、我的服务是什么。在创立之初给自己做了一个规划,因为汽车产业相对来说更垂直化一些,而且它属于偏低频的。当然我们说洗车这些可能会高频,这些我们不提。

在低频的角度来讲,我们更多要融入到高频的流量场景里面去,比如说在大众点评,找相应的饭馆,找美食的时候,捕获到用户在很多平台上留下痕迹,但是有汽车购买需求的这样一个,我们就会相应整合服务的伙伴,比如说某些经销商伙伴,某些汽车金融的伙伴,把产品服务打包在一起,最终推出到流量场景里面去,让中心化变成非中心化,变成分发的机制。任何和车有相应需求的时候,能够连接一切的合作伙伴,帮助用户在那场景里面无感知就可以形成服务落地。

比如说在百度上搜索一个信息,搜完了以后要点到搜索结果,再形成跳转。如果不点击的话就没有跳转,这是很大的一个损耗,用户点击进到新的平台里面去也会有新的理解,获取信息,去融入新的场景。同时,实际上我们在原有场景里面,像刚才举例子大众点评,在看饭馆、美食的时候基于这样的信息出发点最后形成了一种连接。基于这样的出发点,腰部信息逐渐地在这样的领域里面,大家都共知,一直到达相应的需求里面,然后尾部信息是我们把所有的服务机构、服务主体都推出来,形成走出去的这种营销和走出去的服务,在点评的流量场景直接就能够服务进场。这种分发的机制不仅可以分发所谓的信息流,也同样可以分发商品流,在点评的环节当中甚至形成相应车辆的订购,甚至形成车辆的全款支付。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形成很广泛的C端的捕获能力。

所以在致力于整合相应的产业资源的同时,也会去评估用户对于这个角度他的需求到底是什么,形成两者的连接,这个连接最终通过分发的方式打破现有的中心化为核心的,当然中心化为核心也不完全是全都靠自有,有很多靠合作。但这种方式对于C来讲,毕竟是低频的,比如说在手机里面装一个APP,我不一定能够每天,不是每周,甚至每个月都不会去看,但我可能会看一个微信,看一个头条,这些场景里面形成捕获以后就有了连接,这种是新零售的新的推进思路,这个环节当中和任何一类的主体企业去进行合作。包括在台上的博车网以及第一车贷、大搜车、优信这边,都已经进行合作了,或者说正在沟通洽谈合作。

在于整个资源的整合,最后整合完以后触达C,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包括未来交易流的植入。那么最终要成为一个商品流的分发,对于车来讲大家越来越不陌生,更感知更理解,所以实际上从信息流分发一直到最后商品流分发,完成交易交割,以及整个对于C端服务的支撑体系形成连接共建,这是我们经营的方式和理念。

柏亮:谢谢付总,可能和我们几位差别最大的地方。这几位在直接的销售和金融方面更多一点。

付剑飞:对于这个环节当中产业里面我们也有相应的认知,有认知的基础之上形成优势互补,最后形成产业和C端的有效服务落地。

柏亮:最后我们请姚总来介绍一下突破性最大的。

姚军红:我们当年是投入到O2O大潮的,从2014年的时候,希望把二手车领域的这些店能够线上化,让他们能够自己连接到线上去,所以在那时候做软件。我们突然发现这些老零售都在系统上,这些零售店50%都在我们市场上。大数字其实就是渠道数字化,然后去把这些零售店的渠道和其他的产业去对接,金融公司去对接,让整个体系形成更高效。

我们也做了一个实验,这个体系出来之后第一个产品,一成首付弹车,首先我们也发现,二手车商缺车,没车卖。那么怎么样有车呢,车都在主机厂的车库,我们去找主机厂拿车会有顾虑,说你这个车怎么卖,会不会牵扯到我的利益。所以我说卖的是使用权,我手上这些零售店去卖产权。

后来主机厂同意了,因为你是二手车企业,我把车给你,你去卖使用权,不能卖产权。对于一些二手车商来讲,他们新车卖使用权就是商品,一年以后这个车退回来,可以退可以买也可以继续租,退回来也是商品,所以对于渠道来讲又发现在新零售里面获得一些收益。紧接着解决用户的问题,以前我们十万块钱可以买十万块钱的车,但是没有十万块钱的买不起,但是后来我们消费贷,三万块钱就可以买十万块钱的车,所以拉动了大批的销售。

柏亮:路上越来越堵是不是和你们有关系?

姚军红:这不是我一个人造成的。你有一万块钱就可以买十万块钱的车,你有三万块钱就可以去开三十万块的车。在消费端就创造了一个新的需求,当然现在跑下来效果不错,主机厂渠道,包括消费者大家都得到了收入,我想我们其实自己呢,我们这个平台,我们聚集了很多老零售,帮他们去改造,让他们变成新零售的体系。

我们通过和平台上面的其中一个贸易商,去形成贸易,新零售的动作,再把银行的钱拿进来在金融上做些改造,让更多的消费者能够触达汽车,也是新型的尝试吧。

柏亮:谢谢姚总。最后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我们只要答案不要解释,其实我们的公司里面既有新零售也有新金融,第一个问题是,到底是新零售更挣钱还是新金融更挣钱。如果要给公司一个定位,我们到底是新零售公司还是新金融公司,只要答案不要解释。

姚军红:首先我觉得挣钱肯定是新金融挣钱,我肯定选新零售公司。因为没有场景就没有金融

付剑飞:我觉得新零售和新金融是融合的,我觉得两者都挣钱。更倾向于是新零售。

郭超:搞金融时间比较长了,其实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这是很重要的前提条件,金融是不错的盈利手段,但一定要风险可控。

第二块我们是从一个新金融再往新的平台化方向发展的公司,可能新零售更适合。

井文兵:我们肯定是新零售公司,不是新金融公司。我们两个都挺挣钱的。

柏亮:哪个挣的更多?

井文兵:这个不能告诉你。

陈健鹏:我们是一个服务商,我认为还是金融更挣钱。

柏亮:谢谢各位,这个环节的论坛已经结束了。大家也可以通过零壹财经来了解我们论坛,跟踪以后的东西。谢谢大家。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圆桌讨论:新零售下的汽车金融创新业态”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耗时 18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