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行已全部设立网络金融部,能否走出艰难转身阴影?

互联网+ 周假 鹿寨 零壹财经 2017-08-29
四大行已全部设立网络金融部,能否走出艰难转身阴影?
8月25日,工商银行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关于组建网络金融部的议案》,决定在该行组建网络金融部。网络金融部作为总行一级部室,统筹全行网络金融业务发展与管理。

至此,四大国有行已全部设立网络金融部。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开始,各大银行纷纷成立网络金融部,此前四大行中农行、中行、建行相继在2014年、2015年成立了网络金融部:
 

2014年3月,中国银行总行撤销电子银行部,成立网络金融部,电子银行部网银、手机业务等业务全部划给新成立的渠道管理部,网络金融部主要负责电子商务等互联网金融创新业务。

2014年,农行也成立了网络金融部,未直接取消电子银行部,与电子银行部合署办公,重点推进金融与互联网技术的融合创新。此外,该行还成立互联网金融推进办公室,重点设计、研发互联网金融相关产品;2014年7月正式上线"磐云"互联网金融平台。

2015年初,建行总行也将原电子银行部更名为网络金融部,发力五大领域:即三大网络渠道、三大生活平台、三个创新产品、三项智能技术和O2O体系。通过手机银行、网络银行和微信银行三大网络渠道,建行已实现将网点搬到线上

从2000年起,工商银行就建立了以网上银行为主体的电子银行体系。不过长期以来工行都保留着电子银行部,2015年3月23日,工商银行正式发布互联网金融平台"e-ICBC"品牌。2015年6月,工行组建成立了互联网金融营销中心,不过直到2017年8月才公告正式组建网络金融部。



据工行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该行融e行客户数达2.67亿户,融e联注册客户达9349万户;2017年上半年,融e购累计实现交易额达5239亿元;截至2017年6月末,该行网络融资余额达7420亿元。

另外,公告还称,下一步将从组织架构、体制机制与资源保障等方面加快推动e-ICBC战略的持续升级和落地实施,加快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兴金融科技的创新与应用,向"智慧银行"转型。

网络金融部如何走出大行艰难转身的阴影?

从中农工建四大行的电子银行部到网络金融部的发展历程来看,网络金融部延续了电子银行部的发展,建行的网络金融部是从电子银行部更名而来。

总结看来,大多数银行网络化发展并不均衡,但整体上正在朝着"网络金融"与线下网点相互依存,以O2O一体化模式实现间接融资业务的方向转型。

从业务类型来看,目前银行网络金融新业务包括:
 

中国银行业在约三年前高举直销银行大旗时,100多家银行开发了直销银行构架,本以为是一个"移动互联网"能解决的事情,直到涉及业务场景、大数据风控、线上获客众多短项暴露出来,2017年以来,直销银行的呼声已经逐渐隐没,起而代之的金融科技。

在银行业网点大消亡的大背景下,银行的离柜业务攀升,这促使银行迫切的拥抱具备金融科技实力的互联网巨头们。

随着零售业务的占比越来越高,金融科技至少从两个方面改变着银行:一是业务场景的拓展,这又涉及两方面,包括发展信贷、消费金融、电商在内的新型场景,再就是融合线下网点与线上平台的需求。二是对新的服务群体的覆盖,其典型的需求在于服务好占比80%的小微、普通用户。

今年3月到6月,中农工建与BATJ的全面战略合作引起巨大反响。BATJ纷纷定位"金融科技",用技术和数据能力助力金融机构,银行变成了被服务的一方。

银行对互联网巨头的需求是建立起自身完整的业务形态,这就需要依托互联网巨头大数据驱动的一些在线场景、客群经营的合作,这种场景包括业务拓展、产品创新。

如果给银行的需求寻找三个词,大致可归纳为场景、客户、底层技术。

业内建言"银行数字化转型'十一步走'"

今年7月21日"2017·零壹财经新金融夏季峰会--解码金融科技蓝图"上,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原副司长李晓枫曾发表演讲称,金融科技在银行的发展,全部问题是围绕着网络金融新业务探索而引入。其对银行的影响,第一阶段用户的体验,第三方支付的APP,第二阶段在线钱包、账户无卡化、网络金融。目前"交易中介"角色受到冲击最烈,"信用中介"角色受到削弱,"资金中介"也在快速脱媒之中。"它们皆祸起Fintech,消弥也要借助Fintech"。

在银行数字化转型方面,李晓枫给出的措施有:
 

(1)从云计算部署起步,参照同行经验,上云业务要分类,并采用IT技术"双模式"(分布式+集中式);开发应用"双模式"(Devops+传统瀑布式);IT队伍"双模式"(产品经理负责制+传统技术管理)。

(2)以客户需求为中心、整合渠道形成无缝的客户体验:全渠道整合及一体化客户体验;客户自决策体验。

(3)建立支持数字化变革需要的组织新架构:倡导创新学习型文化;配置一支知晓金融的技术团队和一支了解科技的业务团队;组织和治理符合发展所。

(4)统一银行各条线数据标准、建设数据分析平台:全行单一客户视角;向云计算+大数据应用转型,构建数字化自服务性产品与银行服务。

(5)建立数字化营销能力:客户数字画像与生命周期管理;内容营销;社交自媒体营销运营。

(6)建立开放API综合数据平台,交换引入各类与风控管理相关数据,以完善在线金融服务平台风控模型。

(7)与数据公司建立合作,研究并试点在线风控与在线数据量化小额放贷算法模型。

(8)改变现有业务运作的紧迫性:一是决策层和中层管理需要学习新的技能,专业技术人才引进需要有所计划;二是采集未来人工智能系统所需要的数据应列入战略计划考虑。

(9)生物识别技术能在封闭网络环境开展应用:新一轮银行网点智能化改造,引入人脸识技术有助于客户体验提升,应有计划部署考虑。

(10)联盟链(DLT)将会是金融机构建分布式商业可信模式的不二选择:自身条件许可,可参加金融机构联盟链的组织,先手布局。

(11)建立完善的云计算平台和数据系统:云计算平台是人工智能计算的基础设施,要有计划补充人工智能复杂运算特定处理器服务器;海量数据是训练人工智能系统、加速创新的核心要素之一。遵循国家、行业数据标准是进行广泛数据分享和实现系统间交互操作的重要前提条件,助于提升人工智能技术价值;要做到数据来源多样性、机器可读性。



某银行网络金融部总经理曾总结说,对于网络金融部的未来发展,目前主要有两种论调,一种认为我们互联网信息化的路还很长,因此网络金融部这样的部门也会长期存在;另一种则认为银行在未来会成为一个全互联网化的机构,网络金融部只是一个阶段性的机构,最终会走向消亡。

这两个观点或许并不完全矛盾,但大行的互联网化转身到底还需要多长周期,还是一个难以预估的数字。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四大行已全部设立网络金融部,能否走出艰难转身阴影?”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耗时 9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