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交所模式的终结:京东白拿案后评

互联网+ 车宁 · 央行观察 2017-02-27


总结起来,京东和中融信托本身更多的是扮演通道角色,过错程度尚浅,而广金中心几乎是践踏了所有加诸其上的监管规定,人们不禁要问,这种风险重重的互联网+金交所模式会有未来吗?

2017年新春伊始,互联网金融业界就弥漫着紧张的气氛,监管机构动作不断,风险事件频频曝光,蚂蚁招财宝“侨兴债”违约事件方才告一段落,京东白拿就被网络大V曹山石一纸据说大有来头的《关于商请京东“白拿”业务定性的函件》送上风口浪尖,其后事件随着京东的快速反应而逐渐平息,但人们对于当下互联网资管的运作模式、模式背后金交所的未来命运以及监管机构对互联网金融创新容忍度的讨论却方兴未艾。

京东:不简单的白拿

粗看上去,京东白拿的业务逻辑并不复杂,只是通过对客户理财收益的时间错配使其当下就能购买中意的商品,但和所有前端体验人性便捷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一样,简单的外衣遮盖着复杂的设计。从法律关系的视角看来,京东白拿这一款产品项下,竟然包括7个主体、5份合同、4笔交易(3笔金融交易和1笔商品买卖),其流程大体如下:

首先,通过“京东白拿苹果七,不用卖肾买买买”的宣传语对客户进行要约邀请,客户选定目标商品后进入“白拿”/支付界面,此时客户需要阅读和同意《产品合同》、《平台服务协议》、《开户协议》、《信托贷款合同》和《委托代扣服务协议》等5份合同才能支付成功。

其次,支付时系统会生成商品和理财两个订单,商品购买如前所述,理财则是通过京东平台购买广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发行并管理的产品,该产品的收益将用来偿还用于购买商品的信托贷款。

再次,客户“白拿”商品时,京东将为其自动申请一笔消费信托贷款,该笔贷款年息为5.5%,由北京京奥卓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京东科技是其唯一股东)委托中融信托发放并作为受益人。

最后,客户随即取得商品所有权,并在理财产品锁定期结束后收回本金(部分情况尚有利息),利息则通过中融信托偿还京奥卓元的贷款。

从结果看来,京东白拿似乎是一款多赢的产品,客户通过让渡货币的时间价值提前获取商品所有权,京东除提升业务和流量外还获得了相关服务费用,中融信托借此切入消费金融市场并赚取通道费用,而广金中心则以降低销售门槛、突破地域限制的产品创新方式扩大了客户群体、资金来源和行业声誉,不过,通过分析交易结构和前述《函件》,这款产品还存在如下风险:

商品销售环节,“白拿”的法律性质存在购买或赠与的争议,京东有误导、虚假宣传之嫌。

理财销售环节,一是产品设计本身模糊了私募与公募的界限,信息披露不充分,资金流向不明且拆分资产份额化发行,违反了国务院38/37号文规定;二是广金中心不具备相关业务资格,涉嫌未经核准擅自公开发行证券;三是京东不是承销该款理财的适格主体,且存在误导性的宣传话术;四是“合格投资者”制度被架空,相关主体未尽尽调义务。

贷款发放环节,中融信托虽自称仅是做事物管理类信托,但基本的KYC义务履行的也不充分。另外,该笔信托贷款也会央行征信系统记录在案,影响客户未来的信用评价,这一重要事实也未提醒客户重点关注。

总结起来,京东和中融信托本身更多的是扮演通道角色,过错程度尚浅,而广金中心几乎是践踏了所有加诸其上的监管规定,人们不禁要问,这种风险重重的互联网+金交所模式会有未来吗?

金交所:戛然而止的第二春

2010年,为了盘活银行不良资产和其他流动性弱的金融资产,各地开始陆续批准设立了64家金融交易所,但随后业务“疯涨”发展失序,引起监管高度关注,国务院先后下发了《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 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并于2012年1月批准成立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目前仅有9家通过验收。

金交所业务主要围绕非标资产展开,涉及金融资产交易、资产收益权交易、融资类和信息耦合等业务,一般的盈利点在于不良资产的处置或代持,从其业务开展的实际来看,问题几乎涵盖产品设计不标准、信息披露不规范、风控机制不健全等各个方面,其在与互联网公司联姻后,还出现了违规降低投资门槛,通过互联网向C端大众销售不适格产品的情况,进一步放大了风险。

作为地方金融发展“冲动”与创新的产物,金交所曾是地方政府和银行机构的“旧爱”,为政府平台融资、银行机构表内存量资产出表或者增量资产表外循环立下“汗马功劳”,而今又“解决”了互联网公司金融/类金融牌照匮乏的痛点,成为互联网金融平台项目增信或者销售的重要渠道之一。

随着互联网资本寒冬的到来,从小到大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受到资本匮乏和增长瓶颈的困扰,从电商到金融,从支付结算到网络借贷再到消费金融,一个个风口的失守迫使其不得不重仓互联网资管,通过参股金交所来摘取一块块金融牌照,只是,互联网的乘数效应和“产品创新”固然可以短期内迅速聚敛人气和资金,但由于业务本身的架构和目标客群的劣势,也使得风控成失控,最终,监管机构决定对金交所业务进行“回头看”的清理整顿,互联网金融机构的持牌努力只能另辟蹊径。

金融科技:业态演进的未来

透过1、2月份监管机构的密集发声,高层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态度其实也不难了解,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正值L型底部,迫切需要科技和商业模式革命激发转型活力,这一重任看来要由互联网企业们主要承担,另一方面,社会处于改革深水期,对稳定的要求使得互联网创新需要在规范的空间内进行,一句话,互联网企业们不能“脱实向虚”,一头扎进金融“政策套利”,而应踏踏实实地走互联网+实业的正途。

互联网企业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知易行难,摒弃对金融牌照的追逐后,其发展的内在逻辑只能是靠向金融科技的业务转型来摆脱对牌照的依赖,目前来看可能的路径是平台化、技术化:

“平台化”以筑巢引凤,通过梳理自身业务流程和技术系统,将服务开放化、制式化和API化,吸引各类金融机构和其他合作伙伴入住。

“技术化”以借鸡生蛋,进一步整合商业生态,形成数据优势,借助AI等新技术,提升以风控能力为代表的产品创新技术输出能力,通过技术输出发展相应业务。

促进互金公司向金融科技转型的初衷虽然美好,但我们也还要看到,监管趋严将进一步提升原本由资金+技术+数据构成的行业壁垒,进一步拉大了初创企业与以BATJ为代表的实力企业的差距,行业的集中度将进一步升高,业界创新的热情也可能遭遇逆转,这真的好吗?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互联网+金交所模式的终结:京东白拿案后评”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耗时 12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