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租宝原控制人丁宁:一个皖北小镇青年的疯狂之路

互联网+ 大鸭梨 · 微信公众号“安在” 2017-01-26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安在”,文中“易租宝”应为“e租宝”。



一月份的蚌埠,寒冷肃穆,这个位于安徽北部的城市,历史上名人辈出,因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而被载入史册,走至现代,亿万富豪史玉柱也成为蚌埠的另外一张名片。
 
蚌埠城区往北,大约半个小时车程,就到达了丁岗村。村里大部分人都姓丁,一条公路穿过村子,两旁散布着一些楼房,淮河的一条支流——淮淝新河也流经此处。丁宁从小长大的楼房就坐落在这条河边。

丁岗村,丁宁生长的地方

 一年过去,现在,丁宁依旧是村里议论的话题,“他是没指望回来过年喽”,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唏嘘道。
 
12月16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发布,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及被告人丁宁等10人涉嫌集资诈骗罪,被告人王之焕等16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12月15日依法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丁宁和他的易租宝再一次走进了人们的视野。2014年7月正式上线运营到2015年12月被查,短短一年半时间,易租宝实际吸收资金500余亿元,涉及投资人约90万名。至案发后,集资款仍未兑付共计人民币380亿余元。
 
而丁宁,作为一名大专未毕业就休学出来打拼的80后,17岁就进工厂干销售、卖过螺丝和开罐器、此前从未接触过金融……当我们越是了解到丁宁的过往经历,就越是会惊讶于如今他一手组建出百亿的金融集团的离奇和戏剧。



这是一个屌丝青年疯狂逆袭的故事,亦是一夜暴富的故事。但这更是互联网及互联网金融趋势之下,伴随着中国实体经济的衰退,一个充满着虚假、欲望与疯狂的故事。

少年丁宁的工厂时光
 
在丁宁的官方简历上,标注了丁宁几个重要的头衔:丁宁,1982年7月生,汉族,民革党员,企业家,应用化学专家,高级化学工程师,计算机工程师。
 
在这些头衔背后,其23岁之前的经历,仅有一句话,“1999年,办理长期休学进入蚌埠岩柏施封锁厂任技术员、销售员。” 其余的则被一笔带过。
 
据知情人透露:丁宁1982年出生,有一个1987年出生的弟弟的丁甸,两人长像酷似;丁延柏是两兄弟的父亲;宋淑侠是两人的母亲。这些多次出现在钰诚集团旗下公司担任出资人和法人的名字,均是丁宁的直系亲属。
 
而另一直系亲属1988年出生的高俊俊,是丁宁的妻子。不过,据多位村民提供的信息,两人已在2014年离婚,育有一子,目前由高俊俊抚养。
 
丁宁的母亲1997年在当地开办了一家岩柏施封锁厂,这是一家家庭作坊式的、主要以生产铁路铅封为主的小型工厂。
 
铁路铅封是指铁路上的货物装入集装箱并关闭箱门后,由特定人员施加的类似于锁扣的设备。这种产品技术含量低,家庭式的厂子就能够生产。“三四个人,就住在平时用于生产的屋子里。”一位当地邻居介绍说。

岩柏施封锁厂的黄页信息,丁延柏正是丁宁的父亲

一位熟悉丁宁的人说,“他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读的安徽工贸职业学院的大专。”丁宁显然对这个专科学校没太多兴趣,办理了长期休学,回家之后没事做,就去了母亲开的厂子里上班。

那时丁宁17岁,尚未成年。
 
由于初期生意顺遂,丁家的工厂规模也慢慢扩张至百余人。2000年以后,在离原址一公里左右的地方,丁延柏买下了一块地建造新厂房,丁氏一家人也搬到镇上和蚌埠市里的新房子居住。
 
据邻居介绍,丁宁休学开始在厂里帮忙,跟着父亲丁延柏跑业务、送货。邻居对他的印象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孩子,不爱说话,挺老实。”
 
外界一直猜测,后来能够在短期动用巨额资金迅速扩张的丁家,可能带有一些“背景”。但上述丁家邻居称,丁家仅是普通家庭,并无特殊背景。
 
2000年前后,正是中国互联网创业起步的黄金年代。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学习不好的丁宁,反而发挥出“玩电脑”的特长,利用新兴的电子商务,为家里的岩柏施封锁厂拿下几笔在当时看来颇大的订单,“为工厂带来了300多万元的销售额和70万元的净利润。”
 
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丁宁回忆,“那时用电子商务进行贸易,最难的是找网吧上网,整个省也没几家网吧,在蚌埠可能一家也没有。”
 
彼时,丁宁刚刚成年不久,他一跃成为家中的“少年英雄”,并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之后,年仅20岁的丁宁,在同龄人还在校园里念书的时候,他就接手了管理的工作,成为了岩柏施封锁厂的厂长。
 
而他利用互联网赚取的第一桶金,也为他今后命运的转变埋下伏笔。
 
2005年底,在原有施封锁厂的基础上,丁家成立了钰诚五金,生产螺丝和开罐器法人代表为宋淑侠,注册资本2000万元。

钰诚五金厂

随后,2007年7月,钰诚五金、高俊俊、丁延柏共同出资,成立了安徽滨湖机电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滨湖机电),丁延柏任法人,注册资本2000万元。



四年之后,丁宁和胞弟丁甸又成立了钰诚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号称是钰诚集团旗下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从事金属表面处理材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注册资本1000万元,并与合肥工业大学联合成立“合工大金属表面处理研究中心”。
 
上述三家公司,是丁家早期设立的三家实业公司。从这三家的财报来看,很难让人相信,后续丁家设立多家金融公司的巨额资金来源,是来自这三家公司的原始积累。
 
2015年7月,已经是钰诚集团董事会主席的丁宁,说过“如果你想做一个非常好的创业成功者的话,一定要有发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的能力。我自己也感觉到每五到六年就会出现一次人生的机遇,怎么抓住这个机遇是非常关键的。”
 
从一名专科休学学生,到在网上卖铁路铅封,到生产螺丝和开罐器,再到金属表面的技术处理,最后又转到金融领域,再到后来的互联网金融,丁宁从17岁到33岁的16年间,他转型了5次。
 
而随后的故事,我们已经从铺垫盖地的报道里知道了原委。
 
疯狂的金融之路
 
早在做实业的时候,丁宁便开始学习互联网金融知识。在一系列金融产品之中,他相中了“融资租赁”,成立了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
 
而在成立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之前,丁宁就利用公司的部分利润,“做了一些民间放贷的生意,并且尝到了甜头。”
 
2013年,由支付宝打造的“余额宝”的成功,让同样立志做互联网金融的丁宁眼红不已。2014年2月,丁宁创立了“易租宝”,跟他所推崇的“余额宝”一样,三个字的名字里都有个“宝”字。



“易租宝”是“钰诚系”下属的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网络平台。2014年2月,钰诚集团收购了这家公司,并对其运营的网络平台进行改造。

2014年7月,钰诚集团将改造后的平台命名为“易租宝”,打着“网络金融”的旗号上线运营。
 
2014年,正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得如火如荼之时,易租宝横空出世。这家自称以融资租赁债权交易为基础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以惊人的速度窜升,让同业望尘莫及。
 
根据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9日暂停运营,易租宝总成交规模745亿元,待收金额704亿元,总投资人数达到90.95万人。
 
而与此同时,丁宁对易租宝的包装和宣传也在持续发力,广告在电视、地铁、公交车,电梯密集发布,2015年上半年,仅电视渠道的投放体量就达1.5亿元左右。在央视新闻联播后时间段投放广告费是3102万。铺天盖地的广告和包装,给丁宁带来了疯狂增长的财富。易租宝的名声也越来越响,投资人也疯狂涌入。

易租宝央视广告

在易租宝迅速窜升的同时,钰诚集团也在进行疯狂的扩张。据统计,仅钰诚集团发起设立的公司就多达15家,涉及融资租赁、P2P、酒店等多条业务线,其中12家公司的成立时间,是在易租宝上线之后。到2015年,钰诚集团的总资产已超过500亿元。
 
而彼时的丁宁,已非同日而语,摇身一变成为了合肥工业大学和安徽财经大学金融学院的硕士生导师。而这些硕士研究生导师的头衔,都与其公司与该院校的项目合作有关。

原易租宝总部大楼

而易租宝的真实情况却是:平台上的借款人基本不存在,基本上全是自融。在其所宣称的高达约14%的年收益面前,在精心设计的包装和铺天盖地的宣传面前,人们疯狂了,越来越多的人买入“易租宝”,有的甚至倾其家产的投资其内,坐等着财富的降临。
 
案发后,丁宁说:“我们虚构融资项目,把钱转给承租人,并给承租人好处费,再把资金转入我们公司的关联公司,以达到事实挪用的目的。”
 
公司一位内部员工说:“据我所知,易租宝上95%的项目都是假的。”
 
而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买空了的爱马仕店
 
案发后,媒体广泛报道了丁宁的“穷奢极欲”:丁宁自己一年就挥霍了15亿元。
 
为了展示公司形象,丁宁曾要求办公室几十个秘书全身穿戴奢侈品牌的制服和首饰,甚至一次就买空了全国的爱马仕门店,并派人去欧洲大肆采购。
 
丁宁对身边人也非常豪爽。比如钰诚集团总裁张敏,那位央视广告里的美女总裁,丁宁就给她赠送过价值1.3亿的新加坡别墅、价值1200万的粉钻戒指、豪华轿车、名表等礼物,还先后奖励她5.5亿元人民币。
 
张敏说,她刚进公司的时候工资是一个月15万元,之后涨到25万元,再然后就是50万元。而丁宁的弟弟丁甸,原本月薪只有1.8万元,到北京后一下子就涨到100万元。





美女、香车、粉钻、名表还有各种“奖励”,丁宁过着极度奢靡的私生活,他到案后曾向警方表示,与数名集团女高管关系密切,而事实上,张敏只是易租宝诸多“美女高管”其中一员。
 
易租宝从高层到员工都是不懂金融的人,尤以美女甚多。其中包括:总裁张敏,党委书记、首席运营官为王之焕,钰诚集团助理运营官殷飞,东南亚自贸区管理委员会主席谢洁等。

钰诚集团党委书记、首席运营官为王之焕

钰诚集团助理运营官殷飞

钰诚集团东南亚自贸区管理委员会主席谢洁

据钰诚公司内部员工说,这些美女高管的工作能力,非常不专业,根本不懂投资理财和金融管理知识,尤其总裁张敏就像是公司里的一个花瓶。有投资者把丁宁寻找美女高管的方式,总结成了一副流程图,丁宁就是通过这个方式认识了大量的女高管。



而如今宾客已散,高楼已塌,身陷囹圄的丁宁每每回想起这一段纸醉金迷,不知会发出怎样的感慨。
 
扑朔迷离的跨境扩张
 
在易租宝有个特别的岗位,叫“理财师”,他们负责拉用户,利润颇丰。如果拉来50万,可提成3000元;拉来100万,可提成5000元,除此外,还有给团队和领导的提成,提成总额为1%。
 
“我们在东南亚开了东南亚联合银行,资本雄厚,绝对安全有保障”。这是易租宝的理财师最常用的宣传语。
 
这家缅甸银行,确实存在。



从北京法院通报的“涉嫌违法犯罪问题”来看,易租宝所涉问题似乎不仅仅是非法集资那么简单。其中“非法持有枪支罪”“偷越国境”等罪名更是让人感到扑朔迷离。
 
后期的钰诚集团已经不仅仅满足国内的扩张,其官网资料显示,钰诚集团经缅甸第二特区(佤邦)政府授权,成立了钰诚东南亚自由贸易区,并设置了钰诚东南亚自由贸易区管理委员会,负责该地区的行政管理和经济建设。
 
此外,钰诚集团还在该地区成立了东南亚联合银行佤邦分行,“是一家具有各类现金管理、企业贷款、项目融资、跨境融资等金融服务的商业银行。”
 
《棱镜》采访云南大学一位负责中缅边境社会研究的学者表示,佤邦属于缅北,政治经济都比较混乱,有少数民族问题以及毒品的历史。据他了解,钰诚集团在佤邦买的地很贵,六亩地就花了8000万元人民币,“让人觉得非常奇怪。”。
 
而另一接触过丁宁的知情人透露:高额的薪酬体系,大量的广告投入,细细算下来,人力成本、物业成本、管理成本、包装成本、推广成本、公关费用等,再加上理财收益,综合下来起码利润得到42%以上。
 
也就是说,如果找不到一个真正的资产升值渠道,理财人的100万本金,2年多就会花完,资金链很容易断裂,只有让手上的大量资金能实现大于42%的升值,才可能将游戏进行下去。
 
为了找到大于42%回报,丁宁最先想到的是利用手上的大量资金做海内外不良资产收购,例如烂尾楼收购等,但是最终因不良资产洽谈的时间过长,导致此路放弃。
 
这时又一“高人”献策,有两个行业回报率大于50%,一个是军火,保守回报率在100%-200%,另一个是贩毒,保守回报在200%-400%,最终丁宁选择了从事军火相关交易,在缅甸投资开发区,明里搞开发,暗里搞军火。
 
而之所以缅甸佤邦进入了他的视野,是有其特殊性,佤邦与三个国家接壤,中国、泰国和老挝。它的面积为16.18万平方公里,人口约800多万人,是缅甸联邦里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一个邦。



果敢和佤邦位于掸邦境内,是掸邦东北部中缅边境的两个高度自治的特区.果敢在北,佤邦在南,二者受到中国的影响和渗透很深。
 
而另一方面,果敢和佤邦地区历来饱受赌博和毒品侵蚀,早在2016年2月,有海外媒体爆出:丁宁在海外买了个军队“总司令”送给自己,而他账面上的钱,大头极有可能被转移去缅甸投资。

网传丁宁的镀金名片

在网传的丁宁的一张名片上,“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副总司令”赫然醒目,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又称为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缩写MNDAA,是缅甸掸邦第一特区的武装组织,领导者为人称“果敢王”的彭家声。

“果敢王”彭家声

目前尚不清楚丁宁是如何攀上彭家声这颗大树的。但消息指丁宁搭上了军方这条线后,不但在缅甸的生意蒸蒸日上,其钰诚集团更成为缅甸佤邦最大的外来投资者。
 
丁宁在缅甸究竟身份为何我们尚难看清,但钰诚集团及易租宝,却是在缅甸开展了大批的投资项目,知名微博大V“花总丢了金箍棒”曾在游历果敢和佤邦后发表的长微博“重返邦康:金三角边缘的迷城”,多处涉及钰诚集团,也证实了钰诚集团确实曾经在佤邦投资和设立过“安防武装”部队。
 
而据网易财经2015年12月17日发布的文章“钰诚集团的疯狂生意:为拓业务让员工偷渡缅甸”则详细的描述了钰诚集团在缅甸的势力:
 
2015年5月,钰诚集团在缅甸第二特区成立了东南亚联合银行,同时设立了投资方具有行政管理权的钰诚东南亚自贸区,并成立了佤邦传媒。佤邦传媒旗下传媒品牌有佤邦电视台、佤邦有线电视公司等。



“钰诚在那边有6000平方公里的自贸区,对外的口径是说‘配合海上丝绸之路’,但我估计是因为佤邦相对好操作。佤邦给到了很多权限,什么都可以做。”前述钰诚集团内部人士说。他同时透露,此前钰诚集团还曾计划跟柬埔寨展开合作,但具体内容不详。
 
一名曾在缅甸工作过的钰诚集团员工向网易财经证实:“钰诚在佤邦的势力非常大”,“房地产生意也被他们包了”。
 
为了开拓钰诚东南亚自贸区业务,钰诚集团从国内招聘了大量员工。但自2015年10月26日开始,钰诚集团无法为招聘的员工办理入境证,员工只能偷渡进入缅甸,部分不敢偷渡者则滞留在了云南省普洱市。
 
而据“花总丢了金箍棒”透露:钰诚集团崩塌后,钰诚在佤邦是个敏感话题。在离口岸不远的街头,“东南亚联合银行”的招牌仍赫然在目,由钰诚援建,才动工不久的佤邦新闻大厦却彻底烂尾了。
 
在钰诚老板丁宁的微信朋友圈里,你还能看到第一批持枪进驻的“钰诚安防”雇员的身影。佤邦政府对钰诚的到来寄予厚望,破天荒地给了他们在自贸区的行政权,只可惜最后却要自筹一千余万,用来垫付钰诚拖欠的工程款和工人工资。
 
而他们曾经的亲密朋友,那个来自中国皖北小镇的青年丁宁,却只带着一纸缅甸国籍,杳无音讯了。

丁宁曾经的朋友圈

 入狱后的丁宁

1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e租宝原控制人丁宁:一个皖北小镇青年的疯狂之路”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呵呵

回复 赞 (0) 2月5日 16:41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呵呵

回复 赞 (0) 2月5日 16:41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呵呵

回复 赞 (0) 2月5日 16:41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呵呵

回复 赞 (0) 2月5日 16:41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呵呵

回复 赞 (0) 2月5日 16:41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呵呵

回复 赞 (0) 2月5日 16:41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呵呵

回复 赞 (0) 2月5日 16:41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呵呵

回复 赞 (0) 2月5日 16:41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呵呵

回复 赞 (0) 2月5日 16:41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呵呵

回复 赞 (0) 2月5日 16:41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耗时 18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