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氓:网联要解决三大问题和处理好五大关系

支付 刘氓 · 聂某人 2016-11-16

经过多轮博弈,众所瞩目的网联平台方规划案终于尘埃落定,新方案相较于旧方案,最大的亮点是网联作为支付机构的清算网络回归了金融基础设施的本位,体现了中立、透明、自主、普惠的原则,明确了人民银行的主导地位。人民银行作为国际清算银行的成员,新方案体现了对国际清算银行金融基础设施原则的尊重,是中国蓬勃发展的支付产业走向规范化发展的里程碑事件,标志着我国对支付产业的监管思路、原则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作为行业人士,不可不察。

网联的方案可谓一波三折,事实上网联的构想肇始于3年前,经过充分酝酿,于去年初浮出水面,但当时并没有引起普遍的关注,随后又出台了清算组织管理办法,明确了转接清算业务必须由取得清算牌照的清算机构来处理,支付机构不得从事清算业务。这下大家如梦方醒,网联变得奇货可居,得网联者得天下,各路诸侯围绕着网联展开了激烈的博弈,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此处向支付宝微博致敬,不懂这个梗的可自行百度)有关方面抛出了所谓两地三中心的方案,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方案就是在杭州、深圳分别建设一个处理中心,由支付宝和腾讯建设和托管,实际上是俩家曲线取得了清算牌照,自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其实,央行也有苦衷,选择AT两家也有现实的考虑,此中内情以后有机会再说),随后,百度也不甘示弱,厂长去拜访了央行高层,表达了愿意发挥百度在云计算的技术优势,为网联作贡献。不仅百度,京东、小米等也在积极争取,中国银联也依托自己的长房优势通过各种渠道积极游说,据说折子就上了两次,直达天庭,最终,新方案大家都知道了。在此,必须向人民银行致敬,网联新方案获得各方无可争议的认可,充分体现了行领导的智慧和格局,是民主决策、依法行政的典范!

此时此刻,网联已如待产的胎儿迫不及待的降临这纷扰的世间,于万众瞩目中,亮出自己的第一声啼哭。人生大戏固然精彩,但并非一片坦途。好,不瞎逼逼了,切入正题:网联作为第一家面向支付机构的清算网络,其前途难说一片光明,能不能活下来还不好说,下边谈谈老司机对网联的认识。

网联要解决三大问题和处理好五大关系

一、解决好三大问题

一是如何解决好网联作为清算网络为相关各方输出增量价值的问题。从经济学的角度讲,网联的出现必须对支付行业提供效率改进,也就是说无论对支付机构、商业银行及个人客户,网联要么能提升效率、收益,要么降低成本,否则,即便有央行的上方宝剑,也只能解决一时,无法解决自身持续发展的问题。网联和银联虽然都是行政力量推动的产物,但和银联诞生的时代不同,那时候联网通用是业界必须要解决的现实问题,央行不过是顺势而为,银联出现后,我国银行卡产业才进入10年+的高速发展时期,而现阶段,支付机构直联商业银行直接向用户提供支付的模式已经非常成熟,网联此时强行插入,对支付机构、商业银行价值在哪里?如果不能创造新的价值,即便有央行,看看大儿子中国银联已经在放下身段和各方深度整合,网联作为庶出,别指望央妈给你开小灶,当下,央妈既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像当初扶持银联一样扶持网联。

二是如何解决好自身定位问题,为了谁,代表谁?也就是商业模式问题。作为典型的双边市场平台,一边是支付机构,一边是商业银行。大哥银联旗帜鲜明的代表传统商业银行的利益,实质上是和四大行共谋,四大行吃肉、银联喝汤、第三方机构嚼骨头,这么多年,大家虽有争吵,但基本相安无事,证明该模式是有效的。网联、银行、机构将来构建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怎么分赃,如何打破现有的直联模式下的两方利益结构?如果复制卡组织四方模式,必然导致手续费的上涨,机构会答应吗?如果作为支付机构的代表,重启和商业银行的谈判,怎么保证在银行的配合下,为机构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和话语权,网联比当年的支付宝更有资源和手段吗,老司机看未必。需要未来网联的管理层好好思考。

三是如何建设系统平台,如何承接现有机构的支付业务。按照网联最新规划,系统预计在明年3月上线,首期先接入支付宝1%的交易量,2017年底接入70%支付宝、微信支付的交易量,大家可以看下支付协会颁布的2015年支付发展报告,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交易量有多大?不得不说这个目标还是非常宏伟的。说实话20亿的资本金,建这么高要求的系统,真不多。

二、处理好五大大关系

一是处理好同央行的关系。这个不言而喻,没有央行就没有网联,没什么好说的,关键在于,网联如何承担央行赋予其的历史使命,央行的目的很简单,通过网联实现对第三方机构的收编,从而终止目前第三方机构野蛮生长的局面,实现长治久安。网联需要面对的就是如何在实现央行的行政化目标与支付机构市场化发展之间的平衡。过度执行央行监管目标,就会失去支付机构的拥护,反之,一味迎合机构的市场化诉求,又会失去央行的支持。如何实现正循环,是网联面临的首要问题。

二是处理好同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关系。新方案的推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最大的输家,如意算盘落空。在其他吃瓜机构弹冠相庆的时候,网联实际上失去了这两大占有支付市场绝大部分份额机构的支持,没有他们的交易量的导入,网联基本就等于“死联”,所以网联规划中前期主要导入这两家的流量是明智而现实的。但是,我判断,他们在网联受挫,转而会拼全力去申请清算牌照,按他们的风格,绝不会接受受制于人的局面。否则,既然现在能接受网联,何不当初直接接入银联呢?

三是处理好和银联的关系。网联的出现,银联绝逼是不爽的,说不定网联还得从银联挖人,清算人才还是比较少的。银联不爽,后果很严重,碾压网联还是绰绰有余的。智慧的央妈早就意识到这一点,银联这么多年都是乖宝宝,不能亏待了宝宝,所以制定了划江而治的原则,严格限定了网联的业务范围,仅限于处理支付机构线上交易,但是,银联有现成的线上跨行清算系统,已连接包括城商行在内的绝大多数银行和支付宝之外的所有第三方机构,交易量也是万亿级别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都是体制内机构,少林派收拾不了不讲规矩的日月神教,收拾下系统内青城、点苍派啥的那是分分钟的事。即便银联发挥革命风格,对机构而言,如前所述,既然现在选择你网联,何不当初选银联。就好比当年,风陵渡口,杨过初识郭襄,无论郭二小姐如何仰慕示爱,他还是选择被尹志平开发过已然风情万种的姑姑,宁愿作个接盘侠,也不会选择郭家二小姐,最多给你搞个大的生日趴,仅此而已。

四是处理好同商业银行的关系。以老司机多年和商业银行打交道经验来看,商业银行既保守又激进,既趋利又讲政治,非常难搞。你和他谈创新,他和你谈合规,你和他谈合规,他给你讲支付宝如何如何,你和他谈利益,他跟你讲政治。这个不展开说了,核心在分润模式和定价形成机制,以及如何打破现有的直联模式下,商业银行与支付机构间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重构利益格局和商业关系。

五是处理好同支付机构的关系。支付机构都是商业机构,核心就是一个“利”字,不是贬义词,因为他们要活下去,任何漠视机构利益的合作,都是耍流氓。关键有两点,剔除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交易量,剩下的机构的交易量其实没多少了,网联在服务好两位大佬的同时,分配多少资源给其他机构,通过笼络其他机构实现对那俩家的制衡,将会非常考验网联的智慧。二是要求支付机构断开同银行的直联交易通道,能否实现支付机构的效率的改进和成本的降低,起码不侵蚀现有的利润。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期待着网联的第一声啼哭,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鲜事物,祝福网联健康成长,拭目以待……

刘氓:支付行业资深人士
本文转自“聂某人” 微信公众号, 由作者授权转载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刘氓:网联要解决三大问题和处理好五大关系”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 金融安全深焦

    金融安全深焦

耗时 10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