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热闹的网络互助能走多远?

互联网+ 深8互联网金融 零壹财经 2016-08-29

一纸“史上最严”监管细则将P2P行业浇了个透心凉。与P2P的垂头丧气相比,一直打着相互保险擦边球的网络互助,却风头日盛,甚至有人将其看成P2P后,互金领域的下一个风口。然而,事实上,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时下热闹的网络互助,并不如媒体报道的那么后劲十足,甚至从公开的报道来看,也不那么自信。

随着互联网保险的走红,曾经打着互助保险旗号,如今虽慑于监管压力而改口,闭口不再提互助保险的网络互助,依然呈现一片大好势头。至少,从外界报道来看。

然而,这些热闹背后,似乎并不如当事人们所表现的那样乐观。

融资:止步天使轮

不知从何时起,融资额成了衡量创业企业能否成功的指标,而不是赚钱的能力,更诡异的是,这个潜规则只适用于一切与互联网沾边的领域。网络互助也自然成为资本追猎的对象。

迄今为止,最高调的网络互助要数刚上线3个月的水滴互助了。别看这家平台才诞生不久, 却是满身光环。创始人沈鹏出身于曾是国内O2O老大的美团网,平台上线伊始就获得了包括腾讯、新美大、IDG、高榕资本、点亮基金、真格基金和 30 多位知名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在内的,多位投资和互联网圈大佬的天使轮投资,共计5000万人民币。

同样有着“不凡”出身的17互助,两位创始人皆有着阿里背景,创立的17互助也是以网络互助之形,行保险保障之实。这家平台也已获得经纬创投、晨兴资本的天使轮投资,不过创始人比较低调,没透露具体数字,只能从公开报道中了解到是千万级人民币融资。

网络互助圈的“老炮儿”抗癌公社,成立于2011年, 2014年获得1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也是其至今为止获得的唯一一笔风险投资。

众托帮,这是一个不能令人忽视的网络互助平台,虽然从公开信息中未曾听闻其获得融资的消息,但他却有着比其它平台都丰厚得多的“身家”——注册资本金1亿人民币。

除以上四家外,还有多家网络互助平台近来获得数额不等的天使轮、Pre-A轮融资,融资额从百万到千万人民币不等。

融资看起来很热闹,但是并未看到资本对网络互助平台有多少信心。

这些获得融资的平台,目前为止都只是获得天使轮融资,且大部分是百万级人民币投资。融资最多的水滴互助,总融资额平均到每个投资身上,也只是百万级。不仅如此,目前也没有哪家有追投、进行新一轮融资的消息曝出。

资本的嗅觉最敏锐,如果是一门好生意,岂会不蜂拥而至?说到底,还是离不开赢利前景。媒体报道,水滴互助沈鹏在拿到融资时对投资方表示,五年内不要提赢利要求。早早成立的抗癌公社,2014年幸运地融得了一笔百万美元投资,可也止步于此。据其创始人张马丁透露,抗癌公社此后一直未能寻得融资,“风投比较看重盈利,我们太偏公益了。”支撑他们到现在的,除了唯一的那笔风投,就是壹基金等爱心基金会、爱心企业与个人募捐,以及创始人自己的投入了。资本是逐利的,看不到明确的赢利希望,网络互助平台的融资恐怕也就止步于天使轮了。

运营:无核心优势

平台粘性低,无法留住得来不易的用户。网络互助平台自比滴滴。但网络互助并不像出行那样是刚需,也不是每个人的付出都能得到等价的回报。甚至与受到严格监管的P2P相比,网络互助都无法明确地告诉别人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他们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圈人”,然后把用户数量作为唯一的成绩提交给投资人和广告主。但即使是“圈人”,网络互助平台做得也不那么“扎实”。

几乎所有网络互助平台都是以10元以内的“入会费”享受最高30万元疾病互助计划为诱饵,吸引用户加入,却放任用户在“会费”不足或出现一次不提供互助金的情况下,就自动退出,对用户基本没有约束,平台粘性很低。

平台无法解决信任问题。传统保险公司尚无法避免投保人逆向选择,没有任何保险基础的网络互助平台更难以避免有患病用户加入平台,获得资助。平台用户也没有有效的办法监督平台方是否做弊,将有疾病风险的人纳入平台,骗取互助金,甚至平台方根本就是庞氏骗局。

对此,很多网络互助平台的解释是引入了区块链技术,解决信任问题。甚至有平台赶时髦,说自家定位于金融科技公司。然而却对如何运用这个技术都语焉不详。仔细看各家对该技术的运用会发现,他们的回答都出奇地一致。大抵就是,区块链技术,使得平台上的所有人,都可以查询想要了解的信息,也可以增加信息,却不能修改或删除。然而,这只是对区块链这个词的解释,具体到各家平台如何运用这一技术,却没有任何一家能说得清楚。更何况,区块链技术在国内并不成熟,即使在国际上,也只有比特币的应用这一领域广为人知。

监管:不定时的炸弹

最初,网络互助平台打擦边球,将自己与相互保险相提并论,并误导用户。随着监管部门的正本清源和警告,网络互助平台才改口,避免有关自家的任何宣传与“保险”沾边。查询有关相互保险的信息会发现,曾经打着保险擦边球的网络互助,真的与保险没有半毛钱关系。

此前,网络互助平台大打互助保险擦边球时,保监会便反复警示,网络互助平台不是保险企业,不具备保险经营资质或保险中介经营资质,互助计划也不是保险产品。并表示,互助计划部分经营主体的持续经营能力和财务稳定状况存在隐患,消费者可能面临资金安全难以保证、承诺保障无法兑现、个人隐私泄露、纠纷争议难以解决等风险。

监管层点名夸克联盟后,网络互助平台在对外宣传上开始收敛,不再提互助保险,甚至避免有关自家的任何宣传与“保险”沾边。在管理层重视的资金池等问题上,也纷纷表态,平台会员提交的资金均通过第三方支付进入银行等第三方托管平台,更有水滴互助将会员提交的互助费托管于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

业内人士表示,监管层并没有取缔互助平台的说法,只是明确两点:不得以保险的名义宣传,不得非法建立资金池。互助平台和P2P网贷一样,需要警惕诈骗以及跑路行为。虽然监管层尚未出重拳整治,但若随着生存压力的逼迫,网络互助平台不触碰监管底线,更或者被不法者利用,进行违法活动,监管层为维护正常的市场秩序,像P2P监管办法一样,出台网络互助管理办法,严格限制其经营行为,并非不可能。

自身没有“造血”能力,资本对其并没有信心,监管层随时有可能出台重法严管,加上保监会已经批准了3家相互保险社。有了正规军加入,网络互助是否还能野蛮生长,真的很难说。也许很快,就会听到网络互助转型的消息。

本文系深8互联网金融授权发布,更多文章请关注微信号shenbahujin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表面热闹的网络互助能走多远?”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耗时 150ms